[第五章:逐漸加溫的關係]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你你你……你們原來是這種關係?」滿漢全席,也就是景漢一臉驚恐的望向旁邊的陌君清,倒不是他歧視同性戀還怎麼的,只是純粹驚訝兩人竟是如此親密。

  可惡!身為校園情報通的他居然不曉得這麼大的八卦,而且主角還是他室友!

  陌君清沒有正面回應,僅是將吃不下的肉包扔向目瞪口呆的室友,之所以沒有澄清,是因為他清楚天瑟弄墨的用意。

  『隊伍』[一醉莫清]:走吧,打本了。
  『隊伍』[瀟灑蛋蛋]:我一直以為幫主跟莫清一對的呢!還我純情來QAQ
  『隊伍』[叫我寶寶]:我也是……
  『隊伍』[夜夜笙歌]:原來是跟大神好上了,難怪不回應幫主,哎唷人家的一片癡心哦——美人真是罪過啊!罪過!
  『隊伍』[于醉塵]:……認真打吧。

  另一邊的于醉塵實則面色鐵青,他明明從那麼久之前就在關注他,早在他進入天涯前就已經看著他了——怎會突然殺出一個天瑟弄墨?還殺得他措手不及,在眾人面前打他臉。

  這口氣怎麼也吞不下,卻也不好發作,他拿起手機撥打一串號碼,神情晦暗。

  「……對。我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幫會』[燕山南]:那個夜夜笙歌講話也太討厭了吧 - -,我們的大神夫人跟大神是給他侮辱的嗎 - - 
  『幫會』[雒陽]:勞碌命沒辦法囉(;一_一)
  『幫會』[歸雁南]:我不介意你們等等少打幾下。
  『幫會』[燕山南]:臥槽,女神你的清純呢?!變壞了!!雒二貨你怎麼能教壞女神!
  『幫會』[雒陽]:假的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古莫舞只是思考了一下,點開跟古斯的對話框開始敲起字來,他看到夜夜笙歌說的話當然也很不高興,不過就跟他以往保持的立場一樣,少天都不急了,他急什麼?既然少天不說話他也不會多說甚麼,可是以他的作風來說他是不會什麼都不做的。

  『隊伍』[瀟灑蛋蛋]:臥槽!幫忙加個血啊!這BOSS的輸出也太逆天了!我扛不住啊!
  『隊伍』[燕山南]:血薄職業注意自身閃避,仇恨不要比T還高,救不了。

  於是在天府幫會的人一貫地默契下,于醉塵那邊的人死了不下百次,但論輸出、論扛Boss、論治療量都還是天府的人略勝一籌,那些人也不好說什麼。

  『幫會』[雲煙]:爽快!!太爽了,讓他們還敢欺負天哥!
  『幫會』[落山花雨]:沒有用語音指揮,他們好像就不會打了,唉~
  『幫會』[雒陽]:Stop!不討論!雖然我也覺得啦哈哈

  佟少天只是緩慢地敲了幾個字給一醉莫清。

  『密語』[天瑟弄墨]:你還是學生吧?明天幾點下課?
  『密語』[一醉莫清]:嗯。12點。怎麼了?

  也許是出於信任,陌君清並未多想,只是下意識的回應,但邊敲打鍵盤,他驀地一怔。

  天瑟弄墨是怎麼知道的?雖然平時他去的地點很固定,也才那麼幾個地方,只要是S大的人大抵都能很輕易地找到他,可那不代表知曉他便是一醉莫清,畢竟他在眾人眼中是個原始人,連手機亦不甚熟練、更別遑論打網遊了。

  微微斂目,他思索著。

  不,天瑟弄墨應該不是學生了——他直覺如此反應,那麼是校友?或是經常在S大附近走動?

  忽然陌君清感覺似乎捕捉到什麼線索,卻猶如流星一瞬,快的來不及抓住;事實上,他並不是介意與天瑟弄墨見面,不如說他也挺好奇能擁有那種氣質會是怎樣的人。

  一手拉開抽屜取出一盒變色片,另一手則輕撫上左眼,不禁蹙眉思索:即使不介意見面,但這樣的瞳色……

  陌君清猛力搖搖頭,把變色片塞回抽屜深處,動作是罕見地粗魯。

  幼時他也曾經不懂,僅僅是瞳色與他人相異,自己為何便遭人排斥?並非是有所怨恨,只是純粹不解,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確因此存在著幾許自卑。

  可卻又覺得這是雙親贈予他的禮物、是父母相愛的證據,無需羞恥;所以儘管父母擔憂而寄來變色片,他也從不戴上。

  然而,如今的他卻開始產生一絲猶豫。

  這種彷彿不是自己的感覺令他陌生以及惶恐不安,但又矛盾地帶著期盼與興奮,像是以往平靜的心波掀起陣陣漣漪,就連逐漸冷卻的心臟開始躍動。

  天瑟弄墨……

  陌君清呢喃似地低語著,可那聲呼喚並未被誰聽聞便已消散於風中。

  自那天之後兩人都會在晚上一起遊玩過後約好隔天一起上線的時間,比較常的相處方式是陌君清先在後方練習技能操作,當怪物的仇恨被他拉走後佟少天會立刻追上去砍,直到仇恨被自己拉回來。

  今天也依舊如此,當日常任務都做完以後兩人便待在鳴湘湖當初一起施放千生萬世的地方聊一下天順便討論隔天的上線時間。

  『密語』[天瑟弄墨]:明天我要跟雁南、雒陽他們去吃飯,可能兩點過後才會回來,你就自己先玩?還是約個時間一起上來?

  佟少天上次跟古斯借一本關於食物與醫學的相關論,約好明天早上拿去還他;然而按古斯的個性,沒有意外的話大概還得坐在那邊等一節課才會等到古莫舞他們過去找他們。

  桌上的手機忽然震動幾下,佟少天拿起來發現是古斯的來電便按下接聽:「我改變主意了,明天當我的模特兒吧。」

  聽見古斯略帶笑意的聲音,佟少天只是邊敲著鍵盤回陌君清的訊息、邊用臉頰壓著手機說道:「模特兒?好處呢?」

  「中午的飯我請,反正你也是要坐在我上課的教室發呆吧?還不如來當我的模特兒,減輕我的負擔。」
  「行,醫學概論是吧?」

  「對,差不多是那樣。」古斯思考了許久,希望可以讓那群小孩稍微理解到底這堂課有多麼重要,他相信以佟少天的顏值跟氣勢,希望能給學生們一些小小的壓力。

  只是他可能得重新備課就是了,嘆氣。

  陌君清看著天瑟弄墨傳來的訊息,心裏思忖著:兩點啊……明天好像答應教授要去幫忙照顧動物跟整理資料?

  一邊回想,他翻開行事曆,再次確認後回覆天瑟弄墨。

  『密語』[一醉莫清]:不要緊,你去吧。正好跟教授有約,也是大概兩點過後了。

  憶起校門口那隻校犬毛髮微硬的觸感,幽藍的眸如弦月瞇起,透露著一絲由衷的歡欣;因為玩天涯的關係,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去幫忙照看,不曉得健不健康?還是趁明日給牠仔細的做個檢查吧!

  看了下時鐘發現已經到預習的時間點,他輕敲鍵盤。

  『密語』[一醉莫清]:要預習,先下了。

  讀著明天要上的醫學概論,陌君清似是突然想到什麼般,竟取出信紙開始書寫並將鬧鈴時間提早。

  翌日清晨,鬧鈴都還沒響時陌君清便起床漱洗,手提著一袋服飾前往藝術大樓,他與友人顧邦月約在那裏見面。

  「你這麼急著借要幹嘛啊?練舞之前要記得拉筋,千萬別硬拉,會傷害身體的。」顧邦月一臉睡眼惺忪地將鑰匙遞給陌君清,即便睏意席捲還是不忘提醒著對方注意身體。

  「有一點久沒跳舞了,身體都像要發霉了,所以才喊你早起借我鑰匙,謝謝。」
  「你用完之後放去樓下社團辦公室的信箱就好,軒海說要帶我去吃早餐,晚點我才會回來。」
  「好,替我跟軒海學弟問好。」
  「嗯,知道了!掰啦!」

  說起陌君清跟顧邦月認識到交好的過程也是蠻奇妙的,他與顧邦月其實並沒有實質上的交集,只是剛好因為他是顧邦月的指導學長跟同為舞蹈愛好者罷了;但其實他非常喜歡這位學弟,比起表面上的開朗不拘與對任何人都非常和善,其實內心細膩、總能照顧到大家沒有說出口的需求。

  陌君清連忙打住思考,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後趕緊進到舞蹈教室裏去執行今天來此的目的。

  不甚熟練地調整鏡頭,待終於弄好以後已是滿頭大汗。

  他拭去汗水,去隔壁的更衣室換上一套淺紫的和服並佩戴上面具;回到教室中摁下錄影與音樂播放鍵,於中央站定身子後一展藏青的扇面,一對小巧且精緻的鈴鐺於空闊的茶室響起清脆的回音,天藍色的流蘇隨踏步而微微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揚手、旋身、回眸。

  每個動作隨著曲調都彷彿為行雲流水般,高雅、綺麗,柔韌中卻不失力勁。

  一曲舞畢,陌君清緩了緩略為紊亂的氣息,起身將鏡頭關閉,而後再三審視影片,勾起淺然的笑意。

  聽見了鐘聲才發現快到上課時間的陌君清連忙換下衣服,奔回宿舍沖洗再趕到教室,幸好這堂課的教室離宿舍十分近,否則怕是趕不及了。

  陌君清一如往常地隻身一人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卻發現隔壁桌竟罕見地也有人於那落坐,但是個生面孔;他自覺不是很會認人,卻不至於糊塗到連這樣一個氣質出眾的人也給遺忘。

  ——如夜漆黑的短髮與健康的古銅色肌膚,還有那精瘦的身材,形似一頭黑豹,隱藏著無比的爆發力;而往左斜微微遮住半臉的瀏海下,那雙墨黑而深邃的丹鳳眼帶著生人勿近的冷漠氣息。

  頎長的身高搭上純黑的長大衣,異常酷帥而霸氣;那人僅僅只是坐在那兒就無比耀眼奪目,像是一位沉靜的王者,令人屏息也注目他的一舉一動。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