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熟悉的初見]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唷、你難得來還是坐在你以前坐的位置上啊,真可惜。」古斯一進到教室率先看到那個即使坐在臨近邊緣地帶仍然吸引大眾目光的佟少天,淺淺一笑。

  被點名的人只是抬頭挑眉看向對方,背微微往後靠、輕翹起二郎腿。

  「昨晚講電話時還很多話的,別想現在裝啞巴。」

  「看不到表情。」不大不小的聲音從佟少天嘴裡傳出,語畢後站起走到了古斯身邊站著。

  「你這人……算了,各位同學,這是今天我請來讓你們做考試用的模特兒,等等你們就要一個個上來,在我面前按著他身上的部位告訴我功用跟缺少的缺點,如果有指錯或說錯的……你們就給我把衣服脫下來讓我寫在你們身上,維持兩天。」

  在古斯說明的同時佟少天只是低下頭解開襯衫的扣子,脫下襯衫後上身只剩下一件黑色的挖背背心,有些貼身、能夠稍微看清那人剛被覆蓋的肌肉線條。

  無視班上女孩們對佟少天投向愛慕的視線,古斯只是專注地隨著名單上一個一個地叫人上來考試。

  女同學們大部分都回答得不錯,可假藉答題之名順便多摸佟少天身體的也不算少數,甚至還有些在佟少天眼前站不穩,希望以此引起他的注目,無奈對方擺明只想當個模特兒的意思、絲毫不動,完全無視女孩們的動作,讓她們恨得牙癢癢。

  「咳……接下來,君清。」

  聽見古斯的聲音佟少天才緩慢地轉移視線,看向那坐在前排準備起來的人兒,正巧與那人視線交集,嘴角不可察覺得微微上揚,輕瞇了瞇透出些許笑意的墨眼。

  對上那人微微帶笑的玄眸,忽地心漏了一拍,陌君清垂首思索心悸的原因……莫不是最近遊戲打太晚了?

  略微走神,卻在聽見古斯詢問的剎那回神,面色平靜而慎重;對於古斯出的考題,陌君清遊刃有餘,幾乎是古斯語盡的當刻便下意識地答出完美解答。

  他知曉有些人是衝著長相俊美的年輕教授慕名而來、也有的是瞄準醫者這職業背後的商機而選修這門課,但他並非這兩種之一。

  只是純粹個人興趣,同時也想要習得更多知識以防萬一。

  ——想去守護身邊的每個生命,縱然他是如此渺小而無力,卻也冀望能為誰所需、某天成為誰的力量,僅僅如此罷了。

  為此,陌君清一向十分用功,加上經常主動幫忙教授,而讓古斯印象深刻。

  輕鬆通過考試,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讀書,卻不時用眼尾餘光瞥向台上那人……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發現對方覺察自己的視線,陌君清不禁蹙眉並立時別過頭。

  不久、考試告一個段落,古斯繼續講述課程內容,而佟少天只是穿起上衣並坐在一旁的講桌上;眼神表面上看來恍惚,實際上卻是專注看著某個人,安靜無語。

  直到下課鐘聲響起、教室內只剩下幾位同學還有佟少天跟古斯後,緊閉的門扉再度被開啟——

  「少天、哥哥。」古莫舞腳步輕盈地走向兩人,聲音依舊柔軟地讓人感覺舒適;周子猶只是跟在他身後,瞇著眼笑著。

  「怎麼沒在校門口等?」古斯略微訝異地看著古莫舞,但腳步也邁向對方前進。

  「想說也近就直接來找你們啦?不差幾步路的。」乖巧的人兒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墨藍色的眼帶著笑意,有些撒嬌地用臉輕磨蹭對方的衣袖。

  「真是,等會,我跟學生說些話。」

  古斯動作輕柔地摸了摸古莫舞的頭,抬步走向一直在等自己的陌君清,開口道:「今天可能不能整理資料了,不如等等先去看下動物然後再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資料是不急,不過照顧動物還是得擺在第一位。

  「還是說,君清你午餐有跟別人約好了嗎?」

  聞言,佟少天輕抬頭看向了陌君清。

  因成績優異、上課用心,加上話題投機,其實陌君清經常去找這位教授品茗聊天又或探討學術,總令他獲益良多,也因此聽說過古教授對自家人十分寵愛,所以對於兩人的互動並不如他人那樣驚詫。

  陌君清側首思索了下,教授的邀約的確十分誘人。

  又想起近來袁景漢喜歡上巷口另頭新開張的包子店,導致這些天他吃肉包吃到有些想吐了;雖然是免費糧食卻讓他膩得想直接砸肉包——至少短時間內,他不想再碰包子了。

  朝呆立在教室門口的景漢投去一眼,陌君清應道:「沒有,只要諸位不介懷便好。」

  無視室友傳來的哀怨視線,他隨著幾人離去。

  不久,映入眼簾的是陌君清最為鍾愛的餐廳,他怔愣地回首問:「原來教授也知道這家?」

  「我們聚餐都來這家。」

  聽見古斯的回應,陌君清心想:這真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他一直以為只有自己才曉得呢!簡直把這兒當自己的秘密基地,可另一方面好像又不是那麼驚訝,總感覺像教授這樣的人理應也喜歡這家店。

  由於太趕而來不及用早飯的陌君清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了,隱約還能聽見胃發出抗議的聲音,可想到為了買書而有些乾癟的荷包,他下意識地微微扁嘴。

  好想敲詐教授……他可以只要甜點就好了,真的!
  啊啊、巧克力火山……

  思及至此,幽藍的瞳眸閃動,目光灼灼地瞪……盯著菜單。

  「各一。」

  坐在陌君清旁邊的佟少天彷彿察覺到對方看著菜單,感覺上像是難以下手的表情便直接開口對著服務生點全來一份;反正他們這是包廂不怕被別人看到,而且只要每次要來店裡吃飯他都這樣點,他們應該也習慣了?

  「喂喂,因為我讓那些女生碰你你就不高興成這樣嗎?自己店裡的東西還沒吃膩?」古斯也沒有被人佔便宜的感覺,他早知道要請佟少天到自己的店裡吃飯會有這種下場了;畢竟對於創造出那些菜的佟爸爸而言——每一樣菜都是非常好吃無法挑選的。

  「反正少天每次都會給哥哥優惠,哪有差別?」古莫舞笑了笑,抬手執起茶杯微低頭輕啜一口,動作優雅得像是被訓練過一樣。

  「就是說啊!況且你們也沒有想法來點菜吧?直接全來一份最快了!」周子猶環顧五人,只有他跟陌君清翻閱著菜單,其餘的人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沉默的沉默,這還像是好朋友出來聚餐嗎?!

  「多吃點。」被指名的佟少天沒有回應古斯,反而是看著身旁的人低聲說著,眉頭微皺,這個人也太瘦了,得多吃一些才行。

  眨了眨藍眸,陌君清微微瞠大了眼,側首望向身旁的人。

  自己店?也就是說他旁邊坐著的這個人便是他心心念念許久、盼望有幸見上一面的主廚?那個能做出這麼多美味食物的大神!思及至此,陌君清驀地站起身,罕見地失了平日的溫雅,朝人用盡此生至今最用力得大喊:「——我喜歡你!」

  而後他忽然察覺哪裡不對,又從背包搜出以前寫的感謝狀遞向人,神色認真:「這是吃貨的敬意。」

  毫不意外地,那人墨黑的眼滑過一絲笑意,眸光流轉,好似上等的黑曜石,耀眼動人,帶著難以言明的魅力,然而此刻的陌君清完全不覺得有哪兒不對勁,只是純粹地有種終於得以拜見偶像的激動。

  幽藍的瞳閃亮灼熱,眼神毫不掩飾地透露出「大神求勾搭!求餵食!」的訊息。

  佟少天看著對方宛如小狗一般閃亮亮的眼神,嘴角緩緩上揚。

  「坐下。」把對方壓回了椅子上,認真地低頭看著那一疊一字字都是用手寫的信紙,輕聲問道:「全是給我的?」

  用力地一頷首,陌君清猛地回想起以前景漢曾同他說過的,一種只要是人都絕對會很高興的道謝方式。

  別過頭深吸一口氣,因初次嘗試而感到不安的他面色略顯僵硬;雙手握拳,一手置於頰畔、一手放在額角,微微側首,邊小心翼翼地觀察對方的反應,他嗓音溫軟地說:「謝謝你……嗷嗚!」

  陌君清聲線有些淡漠卻溫和,一旦放柔了便有股彷彿在對人撒嬌的錯覺;毫不意外地接收到眾人投來的詫異目光,他默默鬆手,面無表情,垂下頭。

  景漢果然是在整他吧?根本沒效啊……與其說對方是驚喜,還不如說是驚嚇更為恰當。

  一陣尷尬過後,陌君清有些緊張地輕抬眸,望向已然怔愣的對方。

  「……沒事。」佟少天稍稍回神,抬起手輕撫上陌君清的頭。

  以前他也曾經聽過其他人在談論過他所創作出的菜色,喜歡的有、批評的當然也不缺乏,不過——這是他第一次正面接受對方的感謝,而且那人還盡可能想讓他高興。

  做菜這種事情很主觀,通常無論雙方怎麼滿意都會有一些不合自己胃口的地方,他就是因為太刁嘴才會學習自己做菜,甚至到開店。

  「我很喜歡,真可愛,謝謝。」揚起嘴角,瞇了瞇眼,微轉過身將紙疊放進自己隨身的包包中,打算回家慢慢看。

  「唔嗯。」沉藍的眸瞇起,撫上髮頂的大掌帶著令人懷念的暖度,讓陌君清下意識地像是撒嬌一般地蹭蹭對方的手。

  由於雙親均在國外工作的緣故,自幼便聚少離多,可他們深愛彼此、相互珍惜;而對方的掌心使他十分放鬆安心,彷彿孩提時代父親對他寵愛的揉髮。

  明明是初次見面卻有種無可名狀的熟悉感;陌君清驀地覺察自己興許有些太過信賴對方;而對一個初見的人來說也許亦是唐突的,於是他不好意思地從那使人眷戀的溫暖移開,耳尖微微染上一片嫣紅。

  似是忽然發現尚未彼此介紹又像是要打破尷尬,古莫舞溫和笑道:「我們都同桌這麼久了,結果竟還不曉得對方的名字呢。」

  周子猶異常順暢地接著說:「是啊是啊!那麼我先來吧?我是周子猶,請多指教囉!」

  「古莫舞,請多指教了。」古莫舞優雅仍舊,眸中隱隱閃著笑意。

  陌君清淡聲續言:「陌君清,請多指教。」

  覷向身旁那人一眼,只見那人潑墨般的瞳仁承載著他讀不清的情緒,聲線低沉而魅人:「佟少天。」像是意有所指地,佟少天補上一句:「請多指教。」

  少天嗎?委實是個再適合不過的名字——即便尚且年少,卻已是凌天之上。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