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令人安心的信任]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那麼先稍微說一下今天出來聚餐的緣由。」

  吃完飯之後古莫舞用手指輕捏茶杯說道,眼神有些擔憂地看著佟少天,然而後者只是看著她不發一語,她無聲地嘆息,轉身從包包裏取出一個紫色的信封遞給對方。

  信封以淺紫為底,上頭有些暗沉色的浮印做裝飾,正面寫著「敬 佟少」三個字,翻到背面則有一個佟少天極為熟悉的蕭字封蠟,手微微施力捏住一角。

  「蕭沐依學成歸國,蕭家為了慶賀所以決定籌辦一場交流會,這張邀請函是蕭沐依親自送來我家的,說是……希望你參加,我也說清楚我會轉交但出席都是你的意思,我不會勸說也不干涉。」

  古莫舞靠向椅背,她始終擔心五年前蕭沐依的事情會帶給佟少天不好的影響,即使對方總是沒開口但她了解,絕對、不好受。

  佟少天只是沉默地收起邀請函,喝了一口茶。

  周子猶看著氣氛不對,趕緊開口打圓場:「好了好了,既然飯也吃完了,談也談完了,接下來就輕鬆一些吧?少天,去你家吃點心!」伸手拉住對方的手,揚起笑容。
  
  「好啊!我也懷念少天做的蛋糕了!」古莫舞開口附和,一起轉移話題。

  在三人贊成、兩人沒意見的情況下,大家轉移陣地到了佟少天的家,佟少天只是脫下外套就進了廚房忙起。

  「君清,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不好意思呢!麻煩你陪我們跑來跑去的。」周子猶看著落單的陌君清,脫下帽子走近對方,揚起了笑容,「才第一次見面就讓你體會到嚴肅的場面呢……」

  周子猶看向一旁皺著眉頭的古斯正與臉色委屈的古莫舞談話,再看向於廚房忙碌、不苟言笑的佟少天,心中輕輕嘆息。

  聞言,陌君清搖頭,應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語畢,視線飄向佟少天……的手:「而且,有大神級糧食。」

  對於他,不該過問關於佟少天的隱私;如同他與周子猶所說,每個人都有故事,他有、佟少天也有;不會去勉強對方定要說出,可一旦對方需要他,他便會拚盡全力做到,如此而已。

  這點倒是被景漢說過太認真到一板一眼了,因為即使是面對不甚熟捻的人,他亦會全力以赴去做。

  並非是為圖什麼,僅是一種類似責任感的心情;何況他想,如若對方會向他提出要求,那想必是對方真的需要他、而對方也認為是他能做到的吧。至少他自身是如此的——自己能做的事就自己來,真的不行就不逞強,找人幫忙。

  只是佟少天的反應委實令這個初見的他亦不禁有些擔憂。

  陌君清凝著正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忽地感慨——自己,竟也有這般動搖的一天。

  遊戲上是天瑟弄墨;現實則是佟少天。
  這兩人都給他一種全新的、彷彿不再是自己的感受。

  縱然自己是這樣無力而弱小,也盼能多少驅散那陰翳。

  陌君清憶起往昔父親心情鬱結時只要他這樣做便會重展笑靨;不過如今的自己已不是當年那個孩子了,不曉得這招還有沒有效,但總有一試的價值。

  悄聲走近佟少天,在門口探出頭仔細觀察周圍狀況,而後再踮起腳、謹慎地默然靠近,直到對方身後一邊感慨身高的差距、一邊深吸一口氣,接著猛地從那人背後用像是環抱一樣的方式,他有些艱難地輕揉對方的墨髮。

  有點像是那隻孤傲卻只向他撒嬌的校犬,微硬的手感意外地舒服,令人愛不釋手。

  被那人抱住後身體微微一僵,隨後慢慢轉過身、也伸手環抱住對方,頭低下來靠著對方的肩,不發一語。

  目睹這情形的古莫舞、周子猶、古斯先是一愣然後安靜地離開。

  過了良久,佟少天還是有點不願意起來,用頭髮輕蹭對方的頸窩,像是撒嬌的意思。

  原以為五年的時間足以讓他沉澱下來,可以漸漸忘記那個喜愛對他提出不可理喻的要求的大小姐,也會遺忘在S大裏他們曾經有過的回憶;但是今天再次聽到蕭沐依的名字以後那些被他拒絕回想起的記憶再次席捲而來,猶如海嘯一般想將他淹沒。

  在五年前的事情發生之後他為了逃避現實跟緩解寂寞,整天都埋首處理著店裡跟課業的事情;也多虧如此,他是當年以S大第一名畢業的高材生,即使大家都認為他年輕有為,他卻是覺得悲哀。

  再怎麼守著這間店,最初開店的初衷都已經離開他了。

  那個交流會他是肯定得去的,只要父親還有跟蕭氏合作他就不得不給父親面子,即使父親曾說不希望他勉強自己。

  「……可不可以、留下來吃晚飯?」聲音有點小,甚至有些啞不成聲,但佟少天還是開口問著;即使他覺得自己太得寸進尺了,不過至少今天,他不想自己吃飯。

  ——真是像極了啊!

  陌君清一邊如此想道、一邊伸手輕撫那人墨色的碎髮;幽藍的眸溫潤,彷彿一道清而淺的流水帶著沉靜的柔暖,徐緩沁入,並未多加言語,僅是默默佇立、展開懷抱,讓對方知曉——他在、一直。

  溫熱的鼻息像是羽毛搔過心尖,這樣陌生的感受令向來敏感的他一瞬不禁微微顫慄;意外的是他並不排拒這樣的親近,不如說倒讓他懷念起昔日仍同雙親居住國外時,曾飼養的大型狼犬。

  ……雖然覺得這想法於對方有些失禮便是了。思及至此,陌君清不由失笑出聲。

  「好。」淡漠的嗓音輕輕地,卻十分柔和。想了一會,他續道:「可我不會下廚,只能你做。」事實上,他也不打算吃大神以外的人煮的菜——雖是這般想著,卻沒有說出口。

  果不其然又接收到了對方沉默的笑意,深青色的瞳仁流轉、心湖蕩漾,隱約也染上幾分歡愉;儘管他是多麼微不足道、不曉得自己究竟能為那人做些什麼,可他卻莫名的湧生一股強烈的慾望。
  
  想要為這個人做點什麼、想要成為這個人的力量。
  ——只要是他能力所及。

  佟少天聽著那人輕聲的話語感覺異常高興,稍稍加深力道抱緊對方一會以後才站直身子將對方拉到客廳坐好,返回廚房繼續專注於方才沒做完的甜點。

  他有了一些新甜點的靈感,來自於那個坐在客廳的人。

  忽然想起今早在S大校園亂晃而意外撞見到的場景,嘴角又默默地上揚,手上的動作放輕許多;那原本是他最深最深的禁地,但一看到陌君清的身影他忽然覺得那就像是天堂一樣。

  思及至此,佟少天搖搖頭,微微嘆氣。

  明明只是一個才剛見面的人,自己倒是為了他打破不少規矩,大概也讓周子猶他們嚇到了吧?總覺得自己果然還是成為老人的一員了呢?晃晃頭,專心於手上製作。

  最後他端上兩塊外表為墨綠色的糕點,順便附上兩杯抹茶。

  「吃太多的話擔心晚餐會吃不下,等會三點我們一起去買菜,晚上讓你吃多一點。」看到陌君清期待的神色,佟少天只是不經意地再度揚起嘴角,抬手輕撫對方的頭頂。

  佟少天看著陌君清咬下第一口,臉色漸漸訝異的表情收入眼底,心裡滿溢著滿足的心情。

  這個蛋糕主要源自於他自己的心境,剛入口時還屬於不甜不苦的味道,隨後漸漸變得微苦,到最後卻開始泛起甜味,不膩、不澀、不乾。

  「喜歡嗎?」

  聽見對方的問句,陌君清抬眸,想要回應,卻不知如何表達。

  實在太美味了!無法用任何詞彙傳遞此刻的激動,加上雙頰已被蛋糕塞滿,難以開口,或者說他不想佔去沉浸於甜點的幸福時光,於是只顧著猛力的連點好幾次頭,然後埋首繼續奮戰。

  美食當前,若是不好好貫徹吃貨人生那就太對不住自己跟廚師以及這份料理了,所以他正忙著「感謝」呢!

  忽地,陌君清像是想起甚麼一般地望向時鐘,已然便快兩點了,回首他問道:「在買材料前,我能用下筆電嗎?」

  幸好他習慣隨身攜帶著筆電,雖然以前是為了能方便隨時收看寵物當家,如今的他是為了網遊——或者不如說是為天瑟弄墨,儘管不知曉對方是否在線,不過還是通知一聲比較好,否則對方怕是得等他許久了。

  若是天瑟弄墨如他料想地在S大附近的話就好了,那樣便能帶他來找大神一起愉快地吃吃喝喝,噢,還有景漢跟邦月也行。

  說起來也挺奇異,雖然他並非抗拒別人的接近,但也就袁景漢跟顧邦月二人能接受自己這樣冷淡的性格,甚至不畏艱難、不怕被拒絕,義無反顧地黏著他,不過或許也因為是這樣,這兩人才能算是自己在現今人生中唯二能接近所謂「友人」的存在吧?

  但是這麼說回來,那麼、佟少天呢?僅僅只是今天的一面之緣,即使是他一直崇拜著的大神,為甚麼又能讓他感覺如此熟悉、信任,更多地是安心呢?

  真要說的話,佟少天,是他的誰?
  而他又是佟少天的誰?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