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朦朧之間的溫差]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聽著陌君清的話,嘴角上揚,從眼神能看出來是打從心底感到開心。

  「去收拾東西吧,清,我們去買菜。」佟少天抬手輕撫那人柔軟的髮絲;陌君清只是以輕柔的摩挲替代言語,蹭了蹭髮頂上那隻溫厚大掌。

  聽聞佟少天對自己的暱稱,一怔,彷彿在那人的背影能重疊上遊戲裏那個墨黑色的不敗身姿;隨後不可置信地眨眨眼,甩去腦海浮現的荒謬念想,他連忙收拾好,然後快步至玄關等待。

  佟少天只是看著對方收拾完筆記型電腦離開房間才看向電腦螢幕,點開被自己縮小的視窗,點擊儲存影片、關閉遊戲後走出書房;已經開始遺忘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會與人打打鬧鬧的,好像是從——古莫舞升上國中吧?因為古莫舞課業變得繁重以後不太能來陪他、而他在小學也沒有什麼能搭上話的同儕,於是也習慣一個人默默吃飯跟打理家務。

  說實話佟少天不介意重回小學之前那段與人開心暢談的時光,於是從沒反抗過周子猶將自己硬拉進網遊的世界,而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周子猶的確是他的貴人也不一定。

  陌君清在遊戲裏外都散發著一種乾淨、清新的氣息,在接觸的過程中自己也悄然地被他吸引,所以佟少天並不反駁陌君清要自己習慣他,並且相信一定能成功。

  ——難得有大神在,要不要點個餐呢?

  陌君清忽然察覺自己或許有些得寸進尺;但是對方也沒拒絕要習慣自己這件事,應該能夠視為是默認吧?另外也是他的私心,希望能更多親近對方——以一個摯友的身份。

  雖然與對袁景漢的感覺迥異,可那異樣的悸動……應該只是因為自己是首次交到類似崇拜但又有共同話題的知心好友吧?將陌生的心緒全歸咎為自己二十三年來沒有這種像大神級友人的記錄,覺得自己終於突破死胡同,異常高興。

  不過,所謂朋友,界線究竟應該設在哪兒呢?陌君清又再次陷入難題之中。

  直到被路人撞上而跌倒在地,才驚覺因為人潮洶湧,早已與對方走散;頓時、他慌亂不已。一邊後悔著自己容易失神的壞習慣,一邊緊咬下唇,用目光尋找那高大的身影。

  憶起以前自己也是如此,在走神之間便不知不覺地迷路,可是家中那只大狼犬往往能找到他並且帶領他回家——思及至此,感到眼睛泛起一絲酸澀,水霧緩緩籠罩蔓延,使得那對幽藍的眸看上去有些朦朧。

  而另外一邊的佟少天方回首欲問陌君清想吃些什麼卻發現對方根本不在自己身邊,有些心慌地四處張望,推開擁擠人潮找尋著那令他心急的人兒——早知道應該先問電話號碼的。懊悔之意在佟少天心中攀置,動作不禁多了幾分粗魯。

  待終於看到那人長髮飄散的背影急忙伸出手抱緊。

  「別亂跑。」還來不及收好的情緒就隨著聲音一起竄出口中,有些用力地咬著唇,默默鬆手轉身、手緊握著對方不放開;這種令人慌堵的心緒於他而言是很陌生的,在多年的生活經驗下暫時歸類為雷同家寵不見一般的緊張好了。

  自從認識陌君清開始他好像漸漸重新認識許多人類應當具備的各種情緒,雖然是不錯的結果,但這次的經驗真的是讓他驚嚇到了。

  即使是短短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但他彷彿回到那段時期,身旁人潮熙攘往來,而他身邊卻沒有一個能讓他抓住的人,重回到那種——內心孤寂的感覺。一想到這裏手的力道不可避免地加重許多,害怕再度回頭人又毫無蹤跡。

  然而陌君清只是乖巧地跟在佟少天身後,嗚咽著應好,他暗暗反省自己近日來的反常: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也如此多愁善感了?

  ……陌君清啊陌君清,儘管緊牽的手有多溫暖,也千萬不能忘記;人始終只有自己才是能依靠的。

  自幼時起他就失去做個孩子的權利,現實並沒有夢想島、他也不是彼得潘;無論多想像個小孩一般撒嬌,皆是不被認可的。

  然而卻一直有道聲音不停對他說,試著去相信吧!相信身旁這個人吧!

  ——不,他不能眷戀、不能動搖,因為那些都是自己不需要的,是由自己親手推開的。
  可是……能不能允許,讓他擁有這短暫的快樂?只要一些,或者再多一些,這樣就足夠令他恢復正常。

  各懷心思的兩人,在沉默中一前一後的前行;即使人潮洶湧,緊握的手也沒有鬆開。

  不久,佟少天自己才稍稍平復情緒,沒察覺到那人纖細脆弱的心思;腳步逐漸慢下、手緩緩放鬆,輕拉著對方到一旁人較少的屋簷停下。

  深呼吸後轉過身,動作輕柔地抬起那人還帶著些微淚痕的臉頰,隻手覆上對方微微顫抖的眼睫,開口輕聲問:「想吃什麼?」興許是因為放輕了聲音,語氣也跟著柔和許多。

  另一手輕輕摩挲陌君清些微冰涼的臉龐,動作溫柔得像是在對待自己的寶物一般。

  「你需要多吃一些,太瘦了,不可以只吃甜食。」

  感覺到對方的疼惜,饒是陌君清真的忍不住了,滾燙的淚珠潰堤,無聲跌墜;溫柔的話語、暖然的手心、關切的眼神……這些都是他曾盼望得到,卻不敢要的。

  不論最後這個人是否會像其他人那樣離去,他依然想相信這帶給他希望的人;若是神明真的存在,就是現在,請賜予他一點勇氣去回應眼前這人吧……明明是想看清對方的神情,視線卻因淚水而越發模糊。

  顧不上路人投射來的怪異目光,他只是哽咽著,不斷反覆呼喚那人的名字:「少天、少天、少天……」好奇怪,明明是認識不久的人,卻充滿著難以言明的熟悉,然而自己又怎會如此失控……

  「我在。」佟少天只是放柔聲音說道,並且輕握住對方的手,摸了摸那人的髮旋。

  有些擔憂方才的事情是不是對陌君清造成影響又或是對方身體不舒服,佟少天一刻都無法繼續待在原地;將陌君清打橫抱起,輕壓下對方的頭在自己的肩際,主要是不希望別人看到那人的臉。

  然而陌君清還來不及感受那人手心傳來的溫熱,在一陣恍惚之中意識到自己被抱起;雖然有些愕然,不過他並不想反抗或掙扎,靜靜地靠著佟少天,順著對方的動作讓自己更深地埋入懷中。

  對方似乎是誤會什麼,明明應該要趕緊跟對方解釋,但他卻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只想讓時間流逝地慢一些。

  傳來淡淡的香味、寬厚溫實的臂彎,都讓他感覺非常安心。

  所幸他們兩人走得還不算遠,佟少天跑沒有五分鐘就回到家中,將陌君清放在沙發上後起身倒杯水跟拿了一條溫毛巾後坐回對方身邊。

  「擦擦眼睛,不然等等會發澀的。」原想要遞給陌君清讓對方自己擦,無奈那人現在一臉失神的樣子,佟少天內心著急,就抬起對方的臉輕輕地沿著眼尾擦拭。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手上動作依舊輕柔,嘴上也開口問著,眼神盡是著急跟擔心。

  佟少天沒有照顧過人也不了解該怎麼處理人類身體不適時該做些甚麼會比較好;現在突然有些懊悔起他為什麼沒有選讀病理學了,可惡!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