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看來是見父母的節奏]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安靜地接過水杯,陌君清雖然有些疑惑,卻仍是乖乖飲下;尚在釐清目前狀況的他被佟少天微微抬起下顎,輕柔的為他拭去淚痕,而他,卻彷彿陷落於那玄眸裡的複雜情感。

 

  聽見問句,陌君清應道:「沒有,我沒事。」沉藍的瞳雖仍殘留著幾許水霧,看上去卻是較方才清明不少。

 

  「謝謝。」他抿了抿唇,斂目低眉:「抱歉,嚇著你了。」儘管想裝作若無其事,可微微發顫的指尖與羽睫卻出賣了他;莫名的,有種回到小時候做錯事,害怕被雙親責罵的感覺。

 

  ——才剛剛下定決心,結果下一刻就給人添麻煩甚麼的……陌君清在心裡暗暗唾棄自己。

 

  明確聽見對方的回應後,佟少天才徹底放心下來,伸手握住對方輕顫的指尖。

 

  「沒事就好、你沒事比一切都來得重要。」語氣有些溫和,輕靠著沙發閉起眼睛休息。

 

  不過有一件事情他還得做——

 

  佟少天拿手機,按了快速撥號鍵,電話另一頭很快就接起來,按下擴音。

 

  「喂?小天?」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佟少天只是稍微應了聲。

 

  「怎麼突然打給我了?先說好哦、這次不接受撥錯的理由。」女人帶著寵溺的聲音讓佟少天偏過身體,面向陌君清,緩緩睜開眼,將手機交給陌君清,伸手抱住對方,在肩窩的地方微微蹭了幾下。

 

  「幫我買個菜。」有些慵懶隨意的聲音隨著氣息輕掠過陌君清的脖頸,讓對方不小心笑了一聲。

 

  「你身邊有人?誰?」聽見笑聲,女人驚呼,或許是驚訝地不小心壓到什麼、還傳來一聲悶哼。

 

  「就這樣,掛了。」抬頭就著陌君清的手,伸手按了掛話的按鍵後重新低下頭,繼續蹭幾下之後就不動了。

 

  然而陌君清見對方將手機交給自己,依稀曉得佟少天的意圖,所以他配合地失笑出聲。

 

  因對方的親近讓陌君清越發想念當時那隻大狼犬撒嬌的樣子,而自己也彷彿回到以前那個曾經愛笑的孩子。

 

  待通話切斷以後,他望向賴在身上的人,笑意止也止不住。

 

  「所以那個女生是?」陌君清打趣的問道。

 

  「嗯……她等一下就會買過來了、大概。」佟少天並沒有交代對方的身份,只是又蹭幾下後抱著陌君清一起往後倒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

 

  陌君清沒有推拒對方的親近;不可否認,他對方才那女聲的身份是存有好奇的,不過佟少天若是不想說,他也不打算追問。

 

  忽然想起古莫舞交給佟少天的請帖,他微微斂眸。

 

  從眾人的反應來看,大概那個叫蕭沐依的女孩即是先前佟少天所說的人了……既然當初不珍惜,那麼現在就沒有資格要回佟少天;更何況,他已將佟少天認作自己圈內的人了。

 

  ——必須承認,他其實獨佔慾頗強的。

 

  之所以表現淡漠,是因為不輕給,然而一旦給了,定是傾付所有。

 

  不想讓佟少天一直念著那個女孩。

  不想佟少天一直卡在那循環之中。

  想要那對墨瞳只映照著自己的影。

 

  從今往後,佟少天不需要再為那女孩動搖。

  ——他想,這應該不是很遙遠的願望才是。

 

  陌君清只是看著佟少天,等到佟少天的手微微鬆開以後才掙脫下了沙發,瞬時微弱的開門聲吸引了陌君清的注意,他緩緩走向了玄關,在一個女人進來、兩人視線相對後都互相驚呼了一聲。

 

  「啊!」「啊?」

 

  女人恢復鎮定,仔細看著陌君清,隨後轉頭對著身後的人說著:「小永,你看,多漂亮的孩子!」

 

  站在女人身後的男人表情嚴肅地點了點頭,女人只是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陌君清,但是還沒觸及卻被人推開以及被男人拉開。

 

  「行了,打量到這邊為止,妳碰到他我會不高興的。」本該是睡著的佟少天站在陌君清的身旁,一隻手勾著對方的脖子,另一隻手則舉起,就是剛才推開女人的原兇。

 

  佟少天讓兩人進了家門,才緩緩介紹起兩人。

 

  「這個是剛剛跟我講電話的那個女人、我的母親——林晴語,然後這邊這個凶神惡煞、彷彿大家欠他幾百億一樣的是我父親叫佟遠永。」微微打了個呵欠,低頭看著方才從林晴語那拿到的袋子,裡面裝著四人份的菜量,看來他們是想留下來吃飯了。

 

  「嘻嘻,你好呀——」林晴語展開笑顏,兩頰浮現了酒窩。

  「你好。」佟遠永只是點個頭,努力放鬆自己的情緒。

 

  怔愣著被佟少天拉回,陌君清尚反應不過來。

 

  ——母親?也就是說,他很蠢的吃了對方媽媽的醋……

 

  剎時,陌君清憋紅了臉——好丟臉,好想挖洞埋進去。

 

  啊啊、自己現在會不會看起來很笨拙呢?還是很奇怪?又或是不得體?雖然袁景漢常說他長得好,可是他仍不能放心。

 

  的確,朋友是要讓雙親知道的,只是怎麼這樣突然,殺得他措手不及……

 

  木著臉,陌君清頷首,而後躬身:「兩位好,我是陌君清。」然而,紅透的耳尖卻毫不留情地出賣了主人的緊張不安;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下兩人的反應,似乎沒有什麼不高興。

 

  陌君清小小鬆了口氣,可心裡的大石還沒完全放下——這是他第一次交到朋友、第一次見到朋友父母。

 

  究竟應該怎麼做才對呢?早知如此,就該多跟景漢或父母聊聊這方面的事了;因為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孤單而避開這部份的自己實在太……無藥可救了。

 

  正陷在懊惱旋渦的他對於此刻自己與佟少天略顯曖昧的姿勢渾然不察。

  或者說,他以為朋友之間這樣是正常不過。

 

  佟少天看著對方始終低著頭,不發一語地伸手輕捏對方有些紅潤的耳朵,眨了眨眼。

 

  ——真紅?

 

  隨後看向自家父母,將袋子拋到佟遠永手上,轉身勾著陌君清離開,被獨留在客廳的兩人只是互看了一眼然後很自覺的起身去洗菜聊天。

 

  「真不知道小天是遺傳誰,報復慾這麼重。」林晴語洗著番茄,默默地開口問起。

 

  「誰知道,或許是妳吧?一喝醉以後就算是正確的事情也硬是要說成是錯事。」佟遠永低頭,看著自家老婆認真洗番茄的臉微微一笑,哪還有方才嚴肅的表情。

 

  「說什麼話呢!」

 

 

  被人拉著回對方臥室後,陌君清眨眨眼,側首望向身旁的人,開口問道:「就這樣丟著你父母好嗎?」他總覺得把晚餐讓對方父母來做似乎不太妥當,再怎麼說他是個晚輩,應該由他下廚的,可他又不擅長家務……

 

  幽藍的眸承載著一抹期盼投向佟少天:「少天、不一起嗎……」

 

  「讓他們自己去瞎騰就好了,我是讓他們幫忙洗菜而已,五點再去做飯也不遲,答應會讓你晚上吃好的是肯定會讓你吃到的。」

 

  「那……問個問題,你誠實回答。」張了張口,欲言又止,他傾身,湊近佟少天,神色凝重,然後小聲的問道:「我看上去如何?」

 

  陌君清只顧著等待答案,殊不知此刻的自己——方哭過而稍稍紅腫的濕潤眼眸、因緊張而緊抿的唇、近到似要吻上對方的距離、微微發顫的身子與不穩的呼吸……

 

  清楚地看見佟少天那墨瞳劃過一絲詫異,其實他也覺得由自己來問這種事有些奇怪,於是猛地起身,別過頭去。

 

  「……我、我下去幫忙。」語盡,轉身欲要逃離。

 

  佟少天比陌君清更快地伸手拉住對方,將那人翻身面向自己,有些踉蹌,臉稍微側過、抱住對方。

 

  稍微眨了眨眼,他剛剛是想幹什麼呢?只記得自己是追尋著陌君清的臉龐,下意識的想要與之親近,但到最後還是理智勝出,偏過了臉避開碰觸。

 

  深吸一口氣,緩慢地說著:「我覺得……清很漂亮。」

 

  隨後再度把陌君清打橫抱起,轉身走了幾步便將對方置於床上,自己只是稍微解開近於領口的幾顆鈕扣後也跟著躺下,伸手把人抱入懷中。

 

  「現在先陪我睡一會,昨天為了子猶的問題忙晚了一點,今天又太早起,說實話今天讓你們考試的時候真覺得他們在給我按摩助我入眠。」語氣帶著些微嘆息,覺得自己似乎果然有些拼命,不過也無可奈何。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