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如果事情有開頭,總該也有個結尾]


▶文手合作企劃。
▶初始文稿撰寫由「歸兮」與「染夕」擔當。
▶導演由「君默言」擔當。
▶後期整理與編撰排版由「歸兮」擔當。
▶後期對稿由「希燐」擔當。
▶題材為BL耽美向古風網遊參雜都會愛情向短中篇小說。

 


 

  原先還想掙扎的陌君清聽見對方說睡不足夠後倏地僵直身子,不一會便感受到那人傳來的平穩呼吸;他仍不敢亂動,就怕擾了對方清夢。

  回想方才佟少天的答案,陌君清陷入深思。

  漂亮、嗎……

  以前聽身邊人這樣說都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可不知為何佟少天的話語雖然簡單,卻蘊涵一種魔力,似是鈴響,清脆地迴盪心隅,讓人平靜的同時卻也心跳紊亂。

  凝視著那人的睡顏,覺得浮躁的心緒亦隨之緩和了;視線不由自主的往下飄移,陌君清雙頰染上一抹緋雲。

  ——平平都是男生,怎麼佟少天的身材就是比他好?明明他也有在練舞的!

  忽然覺得上蒼不是很公平,陌君清默然扁嘴;想戳戳對方來發洩,又擔心把人吵醒,終究是作罷。

  忽然他想:自己這樣是不是很像變態?

  唔……

  鬆懈下來後便感覺眼皮有些沉,畢竟一早便起床錄製影片了,但他還沒有找到答案;一邊糾結著,卻在不知不覺也依著那份體溫睡著了,而且睡的異常香甜。

  在睡夢中隱約感覺到熱源有些遠去,他不滿地扭動身子,並下意識地朝其挪動,蹭了蹭。

  ——啊啊、好暖和……終於、又捕捉到了;意識昏沉,他又繼續墜入睡眠之中。

  佟少天無奈地看著向自己蹭來的人兒,淺淺一笑,手依舊環著細腰,看見對方安靜的睡顏微微勾起嘴角。

  既然無法隨意動彈,那就來看看手機有沒有甚麼訊息需要回的吧?邊這樣思考著邊拿起自己正瘋狂閃著訊息燈的手機,一解鎖便跳出許多視窗。

  周子猶:別忘了晚上有直播唷——大家都很期待天瑟弄墨跟小珊的對戰喔!
  古莫舞:我聽說阿姨伯伯過去了?是你叫過去的,他們看到君清了嗎?
  母親:剛剛敲了門沒有反應,所以我跟小永出去走走、看看風景囉(ノ´∀`*)好好休息唷!
  父親:多休息,看你果然很累的樣子。

  佟少天保持著微笑一一回覆著,回完以後才發現在剛剛傳來一則新訊息。

  〔少天,我是沐依。我從父親那裡拿到了你的電話號碼所以就傳這封簡訊給你,希望你能看到。
   我想知道你會不會來交流會,應該說,我希望你能來,我想看看你,這個要求,會很過分嗎?〕

  一如既往地主觀、不管他心情地提出任何要求;的確,五年前蕭沐依就是這樣的人,他不認為五年後蕭沐依會有任何改變。

  ——既然想要看他,為什麼不親自來找他呢?

  他不相信以蕭家的人脈會不知道他現在開了一間店、擁有不小的名氣,甚至會查不到他現在住在哪裡。

  如果是今天以前的話,他可能會心軟答應蕭沐依;但現在,他可不是一個人啊。

  看著簡訊頁面,微微皺起眉,輕輕敲起幾個字做回應,剛按下發出便聽到懷中人傳來一聲嚶嚀:「嗯……」

  方睡醒的陌君清緩緩睜開雙眸,透出迷濛的深藍;顯然還沒完全睡醒的他,模糊的視線裡只映出一抹黑影晃動,伸手,憐愛的輕撫髮絲,聲音亦溫柔萬分:「威爾,早。」

  幾秒過後,才終於清醒地發現身旁的是佟少天,立時驚的睡意全無,倒抽一口氣,說話也結巴了起來:「抱、抱歉……」眨了眨眼,那份不安一瞬壓過其他情緒,他跳下床,把自己鎖進隔壁的浴室。

  好丟人……陌君清將臉埋入雙膝之中,堅決不管外頭那人的呼喚。

  忽然,他感覺身後的門被移開,自己也被一隻大手勾起,詫異地回首望向對方,卻撞進一對溫柔而蕩漾著笑意的黑眸;不知所措地被佟少天像抱娃娃一樣的抱回床上。

  慌張的同時,也覺察對方眉眼間隱隱存著幾分愁緒;下意識地就著兩人現階段的動作,唇瓣輕觸上那人的額,留下蜻蜓點水的一吻——小時候,每當他這樣做,那隻大狼犬總是會很開心,立即恢復精神。

  「……少天,不要緊的,我在。」他如此低聲呢喃道。

  「嗯,我知道。」佟少天回吻對方的額際,淺淺地笑了一下;隨後翻身覆上陌君清的身子,兩手撐在對方的雙耳旁,勾起一抹略帶誘惑的笑意,眼神認真盯著陌君清。

  「威爾、嗯?」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聽見陌君清把自己認成了其他人、甚至用那麼溫柔的聲音喚著名字,還真的有些不高興呢。

  ——嗯、不高興?忽然認知到這一點的佟少天有些愣住,不高興?他是用甚麼資格不高興的?

  對啊、是什麼資格呢……

  還沒來得及察覺佟少天變化的陌君清發現在一個走神之下便被對方壓在身下;不知為何,感覺面頰發燙,身子不止的微微顫慄,有些緊張、有些害怕,卻又有些期待。

  ——期待?他為何會、期待?

  有點心虛地別開視線,他小聲的說:「威爾、威爾是……」

  ——他以前飼養的大狼犬。

  倏然,他不確定該不該回應了;不想對佟少天說謊,卻又擔憂對方知道答案後的反應;思及至此,他不由稍稍弓起身子。

  佟少天笑顏依舊,更加欺近身下的人。

  「威爾,是誰?」似是刻意壓低過後的嗓音於耳畔響起,於氣氛使然下顯得十分蠱惑人心,溫熱的鼻息噴灑頸項;陌君清下意識地感到危機,卻又不想逃離,因為他清楚佟少天不會傷害他,莫名的,他打從心底由衷的如此相信。

  毫無自覺自己的聲線裡隱約帶著幾許撒嬌與哀求,他溫溫軟軟的應道:「……以前養的、狼犬。」

  「狼犬?」聽見陌君清所說的話,只是無奈地搖頭嘆氣,喃喃著:「這樣啊……」低頭湊近對方,在對方耳邊輕呼氣、微微啟唇。

  「……你再休息一下,我去洗澡。」還沒有做出什麼動作,直接起身下床,拿了換洗衣物以後就去了浴室,獨留陌君清一人。

  在浴室、佟少天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發呆,方才的氣氛很曖昧,讓他差點就著那樣的氛圍去碰觸陌君清的身體。

  微微扶額,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被影響了?明明一直以來都是很冷靜的人。

  ——算了,先洗澡做飯再說。

  由於剛才追對方得急,佟少天只來得及將簡訊發給蕭沐依,並沒有鎖上手機螢幕,於是當蕭沐依又傳來簡訊時,震動的幅度讓陌君清稍稍注意到了。

  秉持著不侵犯他人隱私的想法,陌君清雖注意到佟少天的手機卻沒有打算窺探,只是眼角餘光瞥見「發表會」三字,動作一滯,溫雅的藍眸倏然凝結。

  咬了咬下唇,他終究沒有拿起對方手機仔細詳看,卻默默的發了訊息給古斯。

  原先有些戰戰兢兢的陌君清在林晴語的開朗之下也逐漸放鬆了不少;他很高興,可是因為不擅長表達,所以態度仍是淺淡。

  儘管如此,林晴語依舊開心的不得了,兩人相談甚歡。

  一旁的佟少天與佟遠永交換了一個眼神,默然起身收拾殘局,陌君清見狀也站起身子,開口道:「我來……」話尚未說完,便被佟少天壓回椅上:「不要緊,我來。」

  林晴語見陌君清還有點猶豫,便笑著應和,才讓陌君清打消幫忙的念頭。

  在廚房中的佟氏父子有一搭沒一搭地開始聊了起來。

  「我聽莫舞說蕭沐依回來了。」

  動作稍微有些停滯,隨後恢復淡定的樣子,開口問著:「母親知道嗎?」

  「還沒,不然我想她不會過來找你。」
  「也是,謝謝。」

  在佟少天的心目中,要是讓自家像小孩一樣的母親知道蕭沐依回來了,她肯定會去蕭家大吵大鬧一番,恐怕也會來揪自己耳朵,說絕對不可以跟蕭家人有所接觸吧?

  「發表會,你想去?」
  「總得有個結束,當時是我跟她都太不成熟,以為放著讓時間沖淡一切才是最好的;但是就這樣懸在那裏沒有結尾……實在是太悲哀了。」

  聽見佟少天的回答,佟遠永只是笑了一下,輕輕地說聲:「是嗎?」

  「過一陣子,古憐說要找你媽出去玩,你一起去嗎?」
  「我要是再把工作放著,估計子猶會恨不得把我從公寓頂樓丟下去吧?」

  沒多久,佟遠永夫妻就準備先行離去,林晴語甚至親切的拉著陌君清的手笑道:「小清啊,隨時歡迎你找我聊天哦。」意味深長地瞄了眼佟少天,續言:「小天就拜託你了。」

  頷首,陌君清神色肅穆--他會好好照顧少天的,以一個摯友的身份。

  佟少天看了下時鐘,已經快到門禁時間了。

  「我送你回去吧。」
  「啊、好的,謝謝。」

  陌君清連忙將東西收拾並檢查沒有缺漏後,小跑至佟少天身旁,後者只是笑笑,伸手輕揉陌君清柔軟的髮絲。

  送陌君清至宿舍門口後,佟少天將糕點與自己的聯絡方式交予對方;陌君清一怔,趕緊拿出一張紙,也把自己的聯絡方式給佟少天。

  突然有種不捨的感覺,而後心下一凜,他朝人一躬身低聲說:「謝謝……」接著逃跑一般的跑向宿舍,像是想起什麼,陌君清停下腳步,回首使勁大喊:「還能、再見到你嗎?」

  佟少天一愣,沒有開口回應,只是對著他淺笑點頭。

  見狀,陌君清不由露出笑顏:「晚安。……再見!」語畢,這次是真的頭也不回的奔離了。

  睡前,陌君清盯著手機螢幕裡來自陌生號碼的簡訊,下定決心。

_TBC.

 

此文FB宣傳地:請點此。
宣傳文中有放上關於文中提及網遊之設定,而文下方也有附上各文手與導演的FB,跟對於編撰此文的後記,如果有興趣務必前往查看並支持,非常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