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如果他被迫取妳性命」
※濟希、流星、Zen皆有沿用原Mystic Messenger神秘信使後日談(After Ending)的個人設定,所以有雷,請注意服用
※平行時空設定:707(殺手)×妳(RFA宴會籌辦人)
※妳尚未與任何人交往,但與707互有好感
※虐尾
※全文視角主在707

 


 

  夜晚,或許是個讓人沉靜心緒、放鬆身體的一個時段,卻往往擁有使原本平靜的心湖掀起一陣波瀾的特殊能力。

  「叮——」

  習慣的鈴聲在昏暗的空間中伴隨著微弱的提示燈響起,接著響起一陣窸窣的聲音,被擺放在地上的筆記型電腦螢幕忽然亮了起來,而隨意坐在其前的人只是頂著一頭糟糕的紅色亂髮、一個反射光線的眼鏡,就這樣開始敲打起鍵盤。

  當按下確定鍵的瞬間,螢幕便秀出大量文檔,宛如獵豹般的金眼審視著出現的文檔,並開始在腦內解讀。

  但當解讀到中途時卻伸手按下關機鍵,轉過頭拿起被放在一旁的手機,點開一個應用程式然後發送訊息。

  ——妳在做甚麼?
  ——我剛洗完澡,怎麼了?

  收到回應的他放下手機,重新打開筆電看著尚未解讀完的任務檔案,第一次他感到不知該如何是好,或者更應該將這種情緒命名為——焦躁。

  RFA在失去Rika之後曾經瀕臨解散邊緣,然而「她」的出現卻讓RFA的全員重新振作,並且使派對能夠繼續實行;他想,對RFA成員而言,「她」應該就是所謂的天使,是來解救眾人的。

  就連自己也被那個笑容拉出身陷囹圄的深淵。

  RFA的情況日漸穩定,也恢復每兩年舉辦一次慈善派對的規律性,大家——包含自己,都非常滿意這個結果,也期望能繼續下去。

  如今,卻有人想將這份希望奪去。
  想將那個赦免罪惡的笑容剝奪。
  想讓那位天使永久離他遠去。

  抓了抓本就雜亂的髮絲,他站起身準備大啖Honey Buddha Chips當做宵夜並且消除煩躁感,卻意外想起她的叮囑。

  ——「我有做些食物放在冰箱裏,你要是晚上餓了或早上發懶,要記得用微波來吃喔!記得一定要微波!知道嗎?」

  想起她的叮嚀,為了不在下次她來他家前又發小脾氣,還是乖乖地移動到冰箱前去看所謂的「一些食物」,實際上卻塞滿了原本空蕩的冰箱,為不讓他搞混食物,還特地在每個保鮮盒蓋上貼了便利貼,寫著內含的食物、適合的食用時間、微波分數。

  感動著她的貼心之餘,同時也對她的單純天真感到無言。

  為甚麼呢?為甚麼要對他這麼好?明明他並沒有資格擁有這一切,又為甚麼要花這麼多心思來幫助他、甚至是調整他的生活作息呢?

  「啊——真是敗給她了。」

  深深嘆了口氣,隨手拿一個保鮮盒出來後撕下便利貼,正準備放進微波爐時——

  「叮——」

  鈴聲再度響起,趕緊回到臥室找尋聲響來源。

  「喂?剛剛不是才發過簡訊了?為甚麼打過來?妳覺得這樣不會打擾到我的工作嗎?」一看到來電顯示,接起就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聽到那邊沒有回應,才輕嘆口氣,「說吧、甚麼事?」

  『因為覺得你剛剛傳來的簡訊很奇怪,又沒有回應,所以擔心你……』

  細小的聲音從話筒另一側傳來,語氣中帶著些許小心翼翼,正當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時,那女孩又繼續開口了:『……我打擾到你了?』

  「啊——沒有沒有!妳沒有打擾到我,滿意了?好了,妳明天不是要去濟希的店嗎?趕緊去休息,不然跟Zen他們約好的時間遲到了怎麼辦?」

  他煩躁似地撓了撓頭髮,並沒有在「打擾」這個話題上多加琢磨,對他而言,實際上她就算做任何事,對自己都不會是打擾的。

  『說到這個……你明天真的不來嗎?』
  「啊、是,我明天不會去,我已經跟妳說過很多次了。」

  冷漠的回答換來她失落的聲音,繼續說服她趕緊去睡覺之後兩人就掛斷了電話。

  說到她帶來最大的改變,恐怕還是對RFA的各成員本身吧?如果說Rika是在某一程度上的發現每個人所隱藏的心情、光芒;那她就是在最大限度上去鼓勵與支持每個人的天份與興趣。

  如同在她的協調下,主旻跟Zen的關係不再那麼緊繃,主旻也不再像個機器人般毫無情感——當然,還是個貓奴!

  而濟希則是在她的鼓勵與維護下離開C&R,成立屬於自己的咖啡廳,目前生意越來越好,聽說最近也跟主旻談定了合作。

  令人最意外的就是流星,或許一開始是對她有著Rika的情感投射,到後來總算認清兩人的不同,也成功走出Rika過世的陰影,專心在現實生活中,目前擔任一名實習獸醫。

  似乎就只有他一個人,還活在陰暗的角落。

  「那麼——我是在等待她的救贖嗎?因為認為她是個拯救人的天使,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她也會拯救自己嗎?」

  ——我一直認為自己的生命總會消逝,而在他人記憶中的樣子總有一天也會模糊淡去,所以任何的憑依都是掙扎的行為,沒有一絲意義。
    可是在妳的面前,一切的偽裝似乎都毫無用武之地,妳不會因此退縮,而我心存的冀望也不會為此消退。
  ——站在妳的面前,我彷彿都能聽到自己的心正在吶喊著:我不是Luciel、不是707,我只是我,而我不會被妳遺忘。

  「……呼,其實做這種決定並沒有我想像中困難,一直以來我都在想甚麼呢?」

  他握著手機,輕輕仰起頭,另一隻手在胸前畫著天主教徒的十字架,試圖從這個動作獲得勇氣。

  「好,走吧!」

  風和日麗、烈陽高照的夏日午後,在一處公園噴泉池旁站著一位白髮男子與金髮少年,他們似乎正激烈地討論著甚麼。

  「我的意思是!你不應該身邊有小動物或者小孩的時候抽菸!」
  「我也跟你說了!我當下並沒有注意到!我很抱歉!」

  他們的戰火在一位男子隨後抵達公園後才暫停歇息,「一個是現在人氣知名演員,另一個是新晉天才獸醫,居然在公園裏爭吵,未免太幼稚了。」

  韓主旻稍顯冷漠的嗓音輕輕打斷他們的對話,他習慣性地挽了下手邊的袖口,一雙灰瞳略帶笑意地掃過他們。

  「主旻!你知道嗎?Zen他居然在小動物旁邊抽菸欸!要不是我提早看到,那個動物可能會被他亂丟的菸蒂燙傷的!」金流星眨了下紫色的大眼,毫不留情地開口控訴Zen的罪名,並且亮出手上的小雀鳥。

  「我說了!我沒有注意到牠!我很抱歉!而且我不會亂丟菸蒂好嗎?」Zen則是一再重申自己的立場,並且指向一旁公眾設立的煙灰缸。

  「等等,主旻,我們的小公主呢?」紅眸輕掃過高挑男子的身後與他們的四周,沒發現那熟悉的人影,Zen開口問道。

  「第一點,我吐槽很多次了,她不是公主。」韓主旻重新聲明他對於Zen用「公主」這個稱呼極為不習慣,「然後,剛剛我跟她在公園門口見面,她說你們看起來在吵架,一時半刻不會消停,於是她先去找濟希了。」

  待主旻說完,Zen跟流星不約而同地互相瞪視了一眼,然後一起邁開步伐。

  被落在身後的韓主旻只是無奈地看向那互相較勁的兩個身影,嘆氣後也跟著走向公園對面的咖啡廳。

  一打開門便是迎面而來的咖啡濃郁香氣在空氣中飄蕩,一名啡色長髮的女子輕喊著「歡迎光臨」邊從後臺走出,看見幾個熟人則揚起唇角微笑。

  「好久不見,Zen、流星、韓理事。」

  姜濟希捨棄過去在C&R短髮俐落、眼鏡幹練的形象,如今留著微捲的及腰長髮,身穿圍裙的樣子更增添幾絲女人味,棕色的瞳孔時常帶著笑意,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都離職多久了,還叫韓理事。」韓主旻率先坐到吧檯旁的位置,輕哼了聲,「多生疏。」

  「呦!愛貓人士居然也會在意起與人的情份了?」Zen則是坐他旁邊的位置,很不客氣地吐槽了句。

  「當然,每一個RFA的成員都是我的家人,RFA就是我的家,跟家人之間無須客氣。」

  看著他倆之間宛如哥們一樣的氣氛,濟希不禁笑出聲,轉頭看向一旁正四處打量的金流星,「你是第一次來吧?感覺如何?」

  「好厲害!濟希妳一個人扛起這間店一定很辛苦吧!對不起……我好像都沒幫上甚麼忙。」流星原先還有點興奮,但是想到後來在濟希努力創建屬於自己天地時的奮鬥,他卻什麼忙也沒幫上,感到有些氣餒。

  「沒事的,你也是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在努力,所以別在意那麼多,放輕鬆點!」

  姜濟希伸手摸了摸流星的頭,笑了一下,後者只是瞪大眼睛,彷彿不可思議般地看著她。

  「呃、怎麼了嗎?你不喜歡別人摸頭嗎?那我下次不會做了……」
  「不是的不是的!只是發現妳真的跟當初在C&R時很不一樣,果然勸說妳離開是正確的!妳現在的表情真的很溫和呢!」

  被流星的話搞得有些羞澀,轉頭看向Zen與主旻卻發現他們也笑著同意流星的話,濟希才終於放下心,接受他們的讚揚。

  「是的,我現在的確很開心,很慶幸當初有堅持下來做自己的興趣。」

  「一切都要多虧公主啊……是說她人呢?不是說早來妳的店了嗎?」Zen語重心長地說著,然後想起方才主旻說的話,才趕緊追問。

  「她啊……她在後面呢。」

  幾人隨著濟希的腳步移動到後面廚房門口,發現一個女子正聚精會神地使用攪拌機打發鮮奶油,她的髮絲被挽起、薄汗沿著精緻的臉龐緩緩落下,但她仍然專注於在手頭的工作上。

  「今天是她加入RFA的兩周年,她說想要做個蛋糕,晚上可以來慶祝。」姜濟希解釋著她的想法,然後將幾人全部推回前檯,不讓說話聲干擾到後面正專心的人。

  「晚上?可是我記得我們下午就走啦?」金流星直率地問著,Zen則回以一個無奈的眼神。

  「想當然她是要帶回公寓,然後跟她的紅髮王子一起享用啊!怪不得你就算成為預備醫生還是交不到女朋友!」
  「啊!你這傢伙!」

  見情勢即將火爆起來,濟希趕緊先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我們先去隔壁吃東西吧?等等替她包回來就好。」

  「嗯,也好,也該是午餐時間了。」

  Zen同意濟希的想法,搶在第一個先逃出店內,最後一個離開的主旻只是意味深長地看向廚房一眼後才跟著踏出。

  『Seven,我其實覺得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現在說已經太晚了,我不認為現階段來說有其他更好的想法。」

  掛掉電話,707站在公寓前扒了扒頭髮,抬頭看向十四樓那亮著燈的窗戶,他緊繃的嘴角才終於有些鬆動。

  「我天真的小傻瓜……」

  快步走進高樓裏,想見到她的心情在胸口逐漸膨脹,站在那熟悉的白色門前還有些緊張,卻聽見一陣腳步聲。

  「707!你來了!」

  打開門的瞬間他就對上一雙含笑的眼睛,他一直認為是那雙眼裏承載的天真與單純吸引著他,她偶爾表露出、毫不掩飾的情意也同時讓他無法拒絕。

  明明一直希望能用冷漠推開她的善良……

  「我來了,妳一直在等我?」

  不出意外地接收到她開心的承認,任由著纖弱又白皙的小手拉他到了客廳,桌子上放著蠟燭與蛋糕,整個小客廳也被她布置得有種溫馨的感覺。

  「這是我請濟希教我的,她現在真的過得好快樂,而且蛋糕也都做得好好吃,你沒辦法去她的店真的好可惜。」

  看見她一臉愉悅地分享今天跟大家一起去濟希店裏的心得,例如Zen在演員生涯上越來越順利、流星的長相也逐漸變得更加俊俏、濟希也褪去在C&R的精銳與緊繃、主旻也不再開口閉口都是伊莉莎白三世的美好,反而更加有興致地參與大家的生活交流。

  接過她遞來切好的蛋糕,一邊吃一邊聽她繼續說著,據說這是她曾經說過最希望的生活、單純得很美好。

  「可惜V最後還是沒有來……明明濟希也準備了他的蛋糕的。」

  說到V,她的心情有些低落,雖然在她的加入與安慰下,V的情況好轉許多,主動與大家說明自己眼睛的事情,並與流星關係變好,也成功在流星的勸說下決定去定期看診、治療眼睛,現在正做著口說翻譯的工作。

  「總有一天,V一定會與妳一起站在派對上,並介紹自己也是宴會主辦人之一的,妳要相信他。」

  V的情況過於複雜,摯愛在他身上留下的傷口並非一夕之間就能痊癒,但大家始終相信著,V一定能從RFA這個大家庭裏獲得救贖,就跟他們一樣。

  「我知道。……你喝喝這個茶,是德國洋甘菊,主旻今天帶來給我的,很香!我想跟你一起喝!」

  在她的堅持下,他端起小巧精緻的茶杯輕啜一口,散發著溫和自然的芬香,似乎就跟她給人的感覺一樣。

  「很好喝,還有、蛋糕也很好吃。」
  「真的嗎?謝謝!」

  看著她開心的笑容,好像一直以來常見的都是她的開心、快樂,卻從沒看過她消極低沉的樣子。

  「妳……對現在的生活,滿意嗎?」

  問出這句的時候果不其然收穫到她有些錯愕又帶著疑惑的表情,然後她低下頭認真地思考了一會,才開口回應。

  「一開始我覺得很莫名其妙,RFA、慈善派對、V、Rika甚麼的,我都很陌生也不清楚,以前根本沒接觸過。」她伸手輕碰還冒著熱氣的茶杯,「明明自己是個外人,但是大家卻很溫柔地接納我的出現,也絲毫不把我當外人,所以……我想要回報大家的那份溫柔。」

  「派對也好、大家個人的生活也好,如果我能夠幫上忙的、能讓大家變得更好的話,我不想拒絕去幫忙,雖然有的時候可能會太過自大,被別人認為自以為是、幫不上忙。」

  語畢,他並沒有主動接話,而她也沒有開口,一股異樣的沉默就在他們之間蔓延開來。

  「即使籌辦派對時可能會遭遇許多困難,賓客的不領情、場地的佈置,甚至有時候企劃會被打回票無數次……我都不想放棄。」

  「即使會讓妳的心情陷入谷底?我的意思是,妳在我們面前總是樂觀開朗,即使大家的思想不那麼正向,妳卻還是以好的方面去思考。」

  當然,自己最不能理解的也是她的這一點,到底是甚麼支持著妳,讓妳能夠無數次的用樂天去解決屬於妳的負面?

  「……因為,如果我跟大家一樣都以負面的情況去思考結局,那整體氣氛不是會變得很低迷嗎?我不想這樣。」

  她習慣性地揚起笑容,不知為何,他從那抹笑容中讀出不屬於快樂的情緒,但她沒讓他有時間去猜測,站起身準備收拾桌面。

  「今天是我加入RFA的兩周年,同時也是認識大家的兩年,所以我想跟你一起過。……幸好你願意來。」

  聽到她的這番話,胸口忽然有股不容忽視的疼痛感——即使知道我接下來想對妳做的事情,妳也不會後悔,仍然堅持要找我一起過嗎?

  看著她轉過身去的背影,還沒冷卻的兩杯紅茶被獨留在桌上,他忽然想起主旻曾說的一句話——「我這幾天在德國看到一種花茶,那個花的花語我覺得十分有趣,叫做……」

  他輕輕地彎起唇角,開始認為主旻像個人是在對方送了自己一本書,書中提到一段話:「我多麼懷念我出生的城市,卻註定不能在那兒死去。街道、夜晚、我分分秒秒的自由,還有那些朋友。有時候熱情擁抱你、像你是塊美味麵包,第二天卻可以對著你的眼睛開槍。」

  還記得那時主旻是怎麼說的?他認為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並不令人同情,但這段話卻使人悲傷。

  「幸好……我還沒有對著妳眼睛開槍的勇氣。」

  拿出自己一直藏在腰後的銀槍,直對著那毫無防備的背影,在扣下板機前,他輕口脫出了一句:「Ya'aburnee.」

  「碰!」

  槍聲宛如宣判鳴笛,親眼見證她那永遠挺直的身子像斷了線的人偶般軟弱無力地倒下,走上前輕輕抱住她毫無支撐的身子。

  一切都結束了。

  伸手輕拂過她額上滑落的瀏海,想看那雙始終帶著笑意的雙眸,那是他認為世上最美麗的風景。

  可是已經看不見了。

  窗外響起警車鳴笛急速駛來的聲音,他輕輕勾起微笑,似乎不容許他回憶過往,或者是像此刻讓他溫柔地抱著懷中人了。

  提起那握過無數次的手槍,在鳴笛聲重新響過一輪後再度扣下。

  「碰!」

  兩人的身子無力地倒下,房裡還充斥著蛋糕的甜味,以及那股溫和的花香。

  他緩緩閉上眼,擁住那柔軟的身體。

  再沒有人能阻擋他們相守。

  大樓外邊聚集著人潮,一名男子抬頭看著已經毫無燈光的屋子,似乎所有居民都被警方隔絕在大樓之外。

  他輕輕閉了眼,手機同時傳來一股震動。

  「任務已完成。」

  看著那簡單扼要的訊息,他將手機放回口袋,轉身離開現場的同時,按下了同樣放在口袋的裝置按鈕。

  「碰——」

  特殊保全系統、嗎?的確,是個很好拿來湮滅證據的做法。

  十四樓瞬間陷入火海之中,突然地爆炸令大樓下的警方跟居民都慌了手腳。

  但是、都與他無關了。

 


 

故事中提及:
[洋甘菊NobiliS]
花語為苦難中的力量、不輸給逆境的堅強、逆境中的活力、親密的交往、和好。
名字源於希臘文,意旨「地上的蘋果」,拉丁文名指高貴的花朵。

[Ya'aburnee.]
文中707對MC說的最後一句話,原為阿拉伯文。
英文翻譯為:「That to live without a lover would be no life at all.」
簡單翻譯為「願妳埋葬我。」

[壞生活Malavita]
文中為主旻送707的書,實際上是真有此書!
個人非常喜歡這本書,所以在想到707的故事題材之後便聯想到了這本書。
大家可以自行找來看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