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有牽扯到Mystic Messenger神秘信使中707線裏的劇情,若要服用請小心爆雷
※707×妳
※從頭虐到尾
※平行時空的他與妳

※707×機器貓×妳
※時間軸為707線Day10抵達Mint Eye之前

 


 

  溫暖的懷抱、不算上太溫柔的話語,妳曾認為這是他隱瞞起的愛意,於是妳始終都願意等,等到他說出口的那天。

  但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與他前往Mint Eye的路途中,車子煞車失靈,妳眼睜睜地看著一輛黑色轎車向這裏駛來,而一旁的男人只是發覺來不及轉向之後往妳這裏撲了過來——

  瞬間、世界天旋地轉。

  妳看著他流著血的臉龐,自己的頭也因為撞擊而感到暈眩,但妳已顧不上這麼多了,掙扎著伸出手輕拍他的臉頰,希望能喚起他的意識。

  「Seven……Seven你不要嚇我了!醒醒!不要嚇我了,這不好玩,你睜開眼啊!」

  他的眼睫輕顫,妳才有些鬆了口氣,伸手抱住他。

  「哦……我不會有事的,我是Seven大神,守護世界的英雄,這個世界有妳,所以我更應該守護,我會沒事的,相信我……」

  聽著他說的話,妳點點頭,卻發現車子一直在往下移動,但因為他的擁抱讓妳無法起身查看情況,同時也感覺到有液體流到自己臉上。

  「Seven……讓我起來,好嗎?」

  他沉默不語地抱緊妳,沒有答應妳的要求,他的反應讓妳感到心慌,急忙想推開他,卻讓更多液體流下——甚至,進到了口中。

  鐵鏽般的味道令妳有些作嘔,但又無法改變姿勢將那股液體吐出來,隨著流進的量越多,妳忽然感到害怕。

  「沒事的,我會在妳身邊,不要怕……我會一直陪著妳的、一直都在。」

  感受到妳的顫抖,以為是對身處的情況感到害怕,所以開口安慰著妳,但背後的傷口卻讓他也有些失了神、無法專注。

  突然有一個黑影擋住外邊照進車裏的光線,妳眨了眨被血模糊的雙眼,想將那個身影看清,卻無法如願。

  然而、那個黑影忽然像是高舉起甚麼物品,停頓幾秒後重重地揮下。

  「啪!」
  「啊!」

  玻璃被敲碎的聲音伴隨著妳的尖叫聲,感覺到面上一股熱辣的疼,同時也被口中的血給嗆到,不停地咳著。

  此時車子忽然像是被人推移一般,然後整個車身失速墜下。

  「啊——」
  「抱緊我!別放開!」

  失去意識前的最後,是他帶著緊張的語氣,妳伸出手抱緊著他。

  再次醒來時,她只能聽見驚慌失措的聲音此起彼落,雙眼被蒙上、無法開口說話的自己只能靠他人的討論聲來判斷現在的情況。

  「妳能開口說話嗎?」

  最先查覺到她的不對勁的人是韓主旻,他走到床沿,伸手扶住那有些傾斜的身子,低聲地問著。

  一瞬間,病房安靜了下來。

  妳嘗試著張口,但是一開口就想起那時在車中被灌入口中的血液,然後、就無法開口了。

  意識到事情不樂觀的姜濟希與金流星連忙去外邊找尋醫生來替她看診,醫生開始針對她的情況提出問句,她遲緩地用點頭與搖頭做回應。

  隨著醫生的問句,一幕幕朦朧的景象又再次浮現在腦海中,她顫了一下,轉過頭縮起身子,拒絕再繼續回答問題。

  Zen見狀,想上前去安慰那個在床上發抖的人兒,卻被主旻攬住,後者只是搖了搖頭,示意著醫生想開口的樣子。

  「妳希望我們留個人陪妳嗎?」

  韓主旻開口問著床上的女孩,只見她搖搖頭,繼續將自己縮在角落。

  幾人跟著醫生離開病房,Zen趕緊先上前詢問有關那女孩的事情。

  「照姜小姐曾口述車禍二人的關係,以及那位小姐在被送往醫院後的意識反應,我懷疑她可能罹患創傷後應激障礙,也就是所謂的創傷後遺症。」

  觀察到大家——尤其是Zen——的臉色並非好看,醫生接著下去說道:「但由於她無法以口頭告知自己的想法,或許只是單純地無法接受車禍時發生的事情,所以請不要那麼擔心。」

  「我們……能幫助她嗎?有沒有什麼幫助她的辦法?」
  「通常這類型的患者如果影響並非強大,會在一定時間內自行恢復,也可能會有長時間的靜養與治療才能復原。」

  在醫生的解釋下,RFA幾人終於知道他們面臨到多大的困難,眼見派對即在眼前,他們最大的恩人卻突然遭遇到這種災難。

  「這樣不行,我們還是得繼續接任派對的工作,就跟原計劃一樣。」
  「如果我們離開醫院,誰來照顧她?要是她出事了怎麼辦?」

  在韓主旻與金流星的爭論下,一道聲音忽然從中打斷他們的對話。

  「我可以幫忙照顧她。」

  一個擁有薄荷色髮絲的男子帶著墨鏡地從走廊另一端走來,當流星看到來人之後卻有些慍怒。

  「如果不是你,她跟Seven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你居然還說要照顧她!我才不相信你!」

  正當流星想要繼續說下去時卻被主旻給打斷,「拜託你了,V。」

  「甚麼?主旻!這個人可是讓Seven跟她都陷入生死邊緣的人,你怎麼能把照顧她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不可以!」

  姜濟希也伸手拍拍流星的肩膀,搖搖頭,「按照這個情形來看,我們別無選擇,派對的規模雖然不大但也不算小,在RFA失去兩名重要的成員參與派對之後,實在不能再讓任何一名參與討論的成員離席,我們只能信任V了。」

  被濟希的話澆醒一頭熱的流星沉默了下來,Zen則是走上前,語重心長地看著V,然後開口: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還相信你……但是我希望你做的事能夠取回我的信任,即使需要很長的時間。」

  語畢,Zen就轉身離開,就如同濟希與主旻說的,不可以讓派對付諸流水,這樣子對信任他們的Seven跟公主而言都不尊重。

  「V,她就……拜託你了。」
  「我會盡力的,謝謝。」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主旻與濟希也帶著流星離開,他們都有志一同地沒再提起Mint Eye的事情,至少現在這並不是首要該處理的事情。

  V依靠著牆壁與薄弱的視力緩慢地走進病房,看到那個原先獨立、堅強的女孩,眼睛被蒙上、縮在角落的身影,他開始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堅持,到底是甚麼?

  但是他很快就將自己抽離情緒的沼澤之中,然後坐到一旁的折疊椅上。

  那女孩似乎也感覺到誰進來的氣息,伸手似乎想抓住甚麼,但卻落了空。

  「我很抱歉,讓妳發生了這種事情。」

  聽到陌生人的聲音,她明顯有些震驚,轉了轉頭,似乎是在尋找聲音的來源,在聽到一陣腳步聲之後她伸手伸向眼前的地方,成功抓住一塊布料。

  「醫生說妳的眼睛在車禍當時受到玻璃的割傷,幸好經過搶救以後成功救了回來,只是部分視力可能會受到影響……我很抱歉。」

  她頓了頓,搖搖頭,認為這並非任何人的責任。

  「妳的繃帶可能還要持續綁著一段時間,希望不會太長……」

  V開始跟她介紹自己,或許是車禍的關係、又或者是她自己的心理問題,她似乎對RFA的事情保持時好時壞的記憶力,但V並不確定這是出於她對哪方面的保護機制迫使她忘記那些事情。

  但是當他提到「Seven」或者是「Luciel」等名時,她有下意識地縮起身子,並且將耳朵摀起等行為。

  V在詢問醫生之後了解或許是她在無意識間想逃避能夠引發創傷回憶的人、事、物,此事後來由V轉告給RFA其他成員知曉。

  在派對結束後,RFA成員裏除了金流星天天在下課後前往醫院,跟V一起照顧她以外,每個人在一周內都會盡量抽出時間來看看她。

  但是大家都有志一同地沒有提起有關「那個人」的事情。

  她似乎與以前沒有變化,習慣安靜地聆聽大家的生活,缺少的是她並不會再開口給予大家意見。

  然而在V的觀察下,比起其他事物,她似乎更喜歡向著有陽光的窗外看去,即使她看不到任何景象。

  「妳喜歡太陽嗎?」

  面對他的問句,她輕輕轉回頭,像是思考一般地歪著頭,最後搖了搖頭。

  她伸出手,V也將自己的手伸出給她,這是他們最近習慣起的溝通方式,當她想要說明自己的想法時,她會伸出手找尋V的手,然後在他的掌心一筆一畫地寫著自己的想法。

  雖然是個很慢的方式,但比起前段時間甚麼都不說的她,這已經是很大的進展了。

  『天空。』

  簡短的兩個字,像是要回答他的疑惑一樣,然後她就放下了手。

  「妳喜歡天空?」

  她又再度歪了歪頭,然後搖搖頭,抬起手繼續在他掌心上寫字。

  『好像……曾經有某個人跟我說過,他在沮喪的時候會抬起頭看向天空。』她頓了一會,繼續寫道:『天空一直在那裏,不會離開。』

  ——「妳知道嗎……每次我覺得沮喪,就會盯著天空看,下次妳心情不好時也可以試試。……天空一直在那裏,我們卻很少抬頭看,妳不覺得很可惜嗎?」

  腦裏忽然浮現了這段話,她感覺到劇烈的頭痛,緊緊握住V的手,表情顯得有些痛苦。

  「妳怎麼了?」

  ——「妳仰望天空時,也可以大喊——」

  喊……甚麼?喊甚麼?她可以喊甚麼?

  在V找來醫生注射低劑量的鎮靜劑後她才安穩下來,看著那顯露著不安的睡顏,V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過了幾天,V帶著一個大盒子、一袋零食來到醫院,看到此景的流星不禁開口質疑。

  「你是來這裏野餐嗎?」
  「這是給她的。」

  聽到V的聲音,她將頭轉向聲音的方位,並抬起手,似乎想抓住V的手。

  流星讓出位置給V,雖然不甘願她對V表露出明顯的依賴,但是的確得承認多虧有V一直的陪伴,才能讓她的病情好上許多。

  「我跟主旻討論過了,希望妳過幾天能出院,但是礙於妳眼睛尚未恢復到可以拆下繃帶並且觀看事物的關係,我今天帶來妳之後可能需要的東西。」

  V打開盒子,一旁的流星見證他從盒子中拿出一隻白色的貓型物體,在V打開它的電源與設定完成後將它遞給床上的人。

  「這是一隻機器貓,它可以觀察妳周遭的環境,然後告知妳身邊有哪些東西,讓妳的生活安全一些。」

  機器貓在稍微活動身體後,緩慢地開口了。

  「嗶——嗶——機型306號已開機,感謝妳打開我唷!喵——」

  聽到有些熟悉的話語,她愣了一下,腦袋裏忽然有甚麼畫面閃過的感覺。

  ——「我認為給予別人東西來想念我是無意義的。……我站在這裏,希望永遠不會被妳所遺忘。」
  ——「如果真的有神,我希望祂能聽見,我希望祂能讓我自私一點。我希望祂讓我平安地從這趟旅程回來……讓我未來可以送妳更多禮物。」

  她有些痛苦地彎下身子,將那只機器貓狠狠地抱在懷裏,從喉頭發出嗚咽聲。

  她知道自己的記憶有所空缺,她貌似遺失了很重要的回憶,但是一直避而不談,可是在聽到這個機器貓的話之後她忽然有種強烈的空虛感襲來。

  ——「我會用盡我所能的,用我的一切來保護妳。」
  ——「我是Seven大神,守護世界的英雄,這個世界有妳,所以我更應該守護,我會沒事的,相信我……」

  「啊——」

  她不可遏制地尖叫出聲來,一幕幕與他的回憶在腦海中排山倒海地回放著,像是控訴著她的遺忘以及那人在不經意間地深情。

  「怎麼了?她怎麼了?」
  「我想,她一定很難受……但那是她非想起不可的回憶。」

  經過很長一段的心情沉澱時間,在她詢問V與流星那個人的下落無果之後,她說希望能夠自己一個人獨處,V只是將帶來的零食放在床尾後跟著流星離開。

  「你……叫甚麼名字?」

  長時間沒有開口說話以及車禍當時的刺激,讓她講話還是有些不利索,但這並不影響她表達自己的想法。

  「喵?機型306?Three——Zero——Six!」

  被它極像那人的語氣逗笑,她習慣性地面向有太陽照射的窗戶,想起先前那個人曾經說過的話。

  ——「妳可以大喊:『正義使者707快來救我!』,說不定我就會出現在妳眼前,雖然機率只有0.0001%啦。」

  「……Myosotis,你以後就叫瑪尤索納斯。」

  無視機器貓如Seven式的抱怨,她由衷地期望,能夠尋找到自己真正心念的那人。

  「無論你在哪裏,我都希望能夠找到你,向神祈禱你會被拯救,然後一起看著那片屬於我們的天空……」

_To Be Continued.

 


 

故事中提及:

[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又稱創傷後遺症。
文中MC在事故後罹患之疾病。
是指人在經歷過性侵犯、戰爭、交通事故等創傷事件後產生的精神疾病。
其症狀包括會出現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夢。
接觸相關事物時會有精神或身體上的不適和緊張,會試圖避免接觸、甚至是摧毀相關的事物,認知與感受的突然改變、以及應激狀態頻發等。
這些症狀往往會在創傷事件發生後出現,且持續一個月以上 。
PTSD的主要症狀包括做惡夢、性格大變、情感解離、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慾或疏離感)、失眠、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易怒、過度警覺、失憶和易受驚嚇。

[Myosotis瑪尤索納斯]
文中707離世後留給MC的禮物——機器貓,最終由V轉交給MC。
名為MC取,來源於Myosotis sylvatica(勿忘草)
花語為「永恆的愛、永不變心、至死不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