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依然虐尾,但我希望對妳們來說結尾是心情的Happy Ending
※有V路線的劇情
※為【Myosotis】的續篇
※妳未與任何人交往,但與V同居,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707死亡結局。
※機器貓Myosotis仍然存在。

 


 

  夜晚,她在花園裏巡視著自己栽種的花兒們,然後於一叢矮木旁坐下,抬頭凝望著群星閃耀的夜空,就如同畫一般地讓人移不開雙眼。

  「如果你成為了耀眼的星星,我想你會照耀我的,對嗎?」

  向著那繁星點點的黑夜伸出手,她像是虔誠地在祈禱些甚麼,風輕輕吹拂,晃動起她的衣裳與身旁的花兒。

  然而,矮木上挺然盛開一朵又一朵的白花——紅色的莖、綠雜白的葉,上頭綻放著純潔白淨的白色花瓣。

  她痛苦地縮起身子,這些日子以來,她仍然認真處理RFA派對的事情,即使大家都希望她能夠放輕鬆一些,但是她實在做不到。

  每當夜闌人靜之時,她總會想起那人開玩笑的話語、溫暖的懷抱,那人遇到瓶頸時習慣性敲打的節奏。

  每一分、每一秒。

  只要她的腦袋處於空白,她就會想起那人對自己的影響。

  忽然、一陣風吹來,她抬首查看,一個模糊不清的身影正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她站起身來想往那個方向過去,卻遲遲無法前進。

  「你是誰?」

  那身影並沒有回應她,而是往她的方向伸出手,她邁開腳步快速地奔跑,卻不覺得與那人更靠近。

  「是你嗎?是你嗎?——Seven!」

  在一陣搖晃中,她猛然地睜開眼,對上V那雙漾著擔憂的眼睛,盡力讓自己的心情鎮定下來。

  「妳又做惡夢了嗎?瑪尤剛剛感覺到妳的身體數值不太對勁,過來把我叫醒,妳還好嗎?」

  V擔憂地問著,遞出手中準備好的毛巾讓那女孩擦擦被惡夢沁出的薄汗,然後又倒了一杯開水給她。

  「我沒事……對不起,半夜把你吵醒了。」
  「沒什麼,我們互相照顧,妳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好嗎?」

  她點點頭,喝下對方遞來的水,抱起在床下也有些不安的瑪尤索納斯,輕輕地哼起一段旋律,似乎讓人有些傷感。

  V只是坐在床沿,看著那雙眼中被藏匿起來的憂傷,也伸手拍拍瑪尤索納斯的頭。

  「你趕快再去睡會?今天早上我們得去展覽的不是嗎?然後中午還有RFA派對……」

  在那件事情之後已經過了兩年,她的眼睛恢復得極好,只是在夜晚她會無法看清事物,必須依靠燈光的照耀才能看到東西。

  因為自己與Seven的事情,V開始正視他過去所做的決定,終於認為保護大家的方式錯了,而她也鼓勵著V去擁抱他的錯誤、獲得新生。

  然後在RFA成員的協助下,他開始接受眼睛的治療,雖然並非能恢復到以前的視力,但是正常的生活已經不成問題了。

  「我沒問題,主旻會派人過來接我們,前往會場之前我可以在車上補眠。」V伸出手,在她的默許之下輕輕揉揉她的髮絲,「妳別想太多了,想吃個宵夜嗎?我去煮。」

  「嗯——我來幫你。」

  如今V在她無條件地支持下決定活出自己,在與RFA成員坦白跟和解的情況下重新拾起畫筆。

  他也明白自己一直以來犧牲奉獻不過是一種「自私」,讓所有人都為了自己的自私而受傷,為此感到愧疚,但是主旻卻說一句令他印象深刻的話。

  ——「我很高興能聽到你的坦白,說實話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至少,我很慶幸自己多理解了你一點。」

  不過,她與V的同住並不在大家意料之中,他們很臨時地公開兩人的決定,即使除主旻以外的人都不贊成,但他們還是住在一起了。

  尤其是Zen與流星認為這樣對她來說並不安全,希望她再多為自己考慮。

  但是,只有他們兩個自己明白——這一個決定,是由她提出來的。

  派對結束之後,V並沒有請司機載他們回兩人的家,而是帶著她前往一個地方——是一個三層的地下室。

  她看著V對門說話,然後帶她進入屋中。

  隨地亂扔的衣物、角落堆放著Honey Buddha Chips與Dr. Pepper,她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V,對上那雙滿載溫柔的眼睛,她有點不知所措。

  「我無法協助妳擁抱心中的傷痛,但至少我希望能讓妳更親近他一些。」

  V始終明白,她看出自己的愧疚、懊悔,於是在她精神狀況尚未穩定的時候,以「我不想傷害任何人,所以……幫助我,V。」為由,希望與他同住。

  或許他們倆在某一程度上有著契合的相似,渴望著救贖、渴望自己也能拯救他人。

  她成功地拯救了別人,獨獨沒有放過自己,唯有她一個人還深陷在失去那人的沼澤裏頭。

  「這裏……」
  「是他住的房子。」

  她停留在房間中央,明亮的眼睛在四周巡視,似乎在找尋著甚麼般,然後閉上雙眼。

  「我昨晚……並不是惡夢,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很美的夢,那裏有著群星繽紛的夜空,我看得格外清晰,然後——我看見了他,在夢醒之後……我還是覺得那不是夢。」

  透露著期望的話語伴隨她輕聲的音調,「兩年前的那天晚上,我感覺他好像也是跟你一樣,坐在床沿看著我安穩睡去後繼續處理自己的工作」

  「我到現在還記得,記得他敲擊鍵盤跟滑鼠時特有的節奏;在我一個人的時候,甚至在這個房間裏,我似乎都能再次聽到那個敲擊聲……」

  V走近那獨自佇立在中央、堅強的背影,然後聽見她的聲音再度響起。

  「屬於他的旋律,似乎成為我的世界、完整我心的一部分。」她轉回頭,面向V,「我告訴自己,我必須變得更堅強,這樣一切才會更加美好。」

  「但是……告訴我,V,我到底在追尋著甚麼?是夢、是幻影,還是我所信仰的一切,只是一場泡沫?」

  聽著她忍住想哭泣的聲音,V伸手將她擁入懷中。

  「妳一定很痛苦……」

  她之所以選擇讓V成為察覺自己情緒的人,正是因為他對於人的情感十分敏銳,能夠看出別人想表達出的想法,所以她認為,V能夠看出當她想崩潰時的表現。

  在V的懷裏,她似乎能正視失去Seven這件事帶給她的傷害,有勇氣去面對她心中恐懼的那一面。

  聽見她啜泣的聲音,他幾乎能想像,她的心一直以來都像個支離破碎的斷垣殘瓦,等待Luciel的回來,讓她重新像個自己。

  但是她並沒有等到,每每在入夢時分,她的祈禱宛如悲鳴,控訴著那人無情的離別。

  或許就與他聽聞Rika的死訊一樣,隨著心中那人的消失,對人生的期望被燒毀殆盡、不復存在。

  他們都因為遇見那個人而完整了自己,也在失去之後感到世界分崩離析的感覺,但是仍然得裝著堅強,帶領RFA走下去。

  「告訴我,V……」
  「當你們倆被送到醫院時,妳的情況雖然危急,但是在Luciel的保護下才沒什麼大礙,但他在經過急救之後仍然……」

  她並沒有接話,閉起眼,伸手回抱住V的腰際,而V也沒有打破這段寧靜。

  「我……想去見他。」

  她抱著一束橘紅色的花束,習慣性地看向窗外的天空,坐在她旁邊的V只是摸了摸瑪尤索納斯的頭,然後看向她。

  「等等我會在車上等妳,妳想帶著瑪尤下去嗎?」

  得到她肯定的答案,並且在她同意的情況下替她搭上一件大衣,「天氣變化很大,多穿一件。」

  「好。」

  到墓園的門口,她向V看去,輕輕揚起微笑,然後帶著瑪尤索納斯下車,直至一座墓前她才停下。

  她曾經想過,如果真在墓碑上看到那人的名字,她該怎麼辦呢?她會再次情緒崩潰嗎?還是希望與那人一同離開呢?

  但是當真的看見V告訴自己的名字被刻在聳立的石碑上,她有一種心裏的大石終於落地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她無法繼續在現實裏追尋他的身影,也不能繼續沉浸在仍然有著他的美夢當中。

  她並不怪罪V與其他人兩年以來的隱瞞,如果在當時,V說出事實,她無法在這兩年堅持下來,繼續處理RFA的派對。

  「Seven……」

  風輕輕地吹拂,她過長的髮絲也微微揚起,彎下身將手上的花束放在墓前。

  然後她抱起瑪尤索納斯,與墓碑並肩坐下。

  「瑪尤到我手上已經兩年了,這兩年發生很多事情,例如濟希為自由反抗、例如流星為了不讓我擔心而振作、例如V的坦白跟得到RFA大家的諒解……」

  她頓了頓,稍稍抱緊瑪尤索納斯,似乎是藉此想獲得勇氣,「例如,我也終於開始正視沒有你存在的世界。……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忘記你,你是我永遠愛的人,Seven……」

  「你會永遠活在我的記憶裏,停留在最快樂的笑容中,同時,那裏會有我最深的感情。」

  手撫過腿上正打盹的瑪尤,她輕輕靠向身旁的墓碑,抬頭望向天空,然後閉起眼。

  風吹拂、樹間婆娑。

  ——相知是一種宿命,心靈的交會讓我們有訴不盡的浪漫情懷。
  ——相守是一種許諾,人世輪迴中,永久銘記我們共存的回憶。
  


 

故事中提及:

[Epiphyllum曇花]
文中MC在夢中,月下綻放的花朵。
象徵著她的夢境僅只是短短一瞬,即使她在那兩年內以夢境的方式,持續追尋707的影子。
花語為剎那的美麗,一瞬間即為永恆。

[Calendula金盞花]
文中MC前往707之墓時所帶的橘紅色花束。
花語為高潔的品質、離別之痛,和悲傷。
象徵著她認為犧牲自己拯救她的707是讓她敬佩的,也意味著她終將接受707死去的真相。

[You are my first,my last,my everthing.]
此文篇名。
中文翻譯為:「你是我的最初,我的最後,你是我從頭到尾所有的一切。」
她花四天認清自己受到吸引,喜歡上707。
花了六天讓對方了解到自己的喜歡,並讓他接受自己。
但,僅僅一瞬之間,她就失去了他。
然而,她又花了兩年,正視這個已經失去他的世界。
她的單戀不短、熱戀不長。
但是她與他的羈絆,卻是永恆不變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