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架空。
#一人亡。

 


 

  在十六年前的秋冬交會之日,一女於北方山上的麓櫻村誕下,如今居於南方山下的洛森中一處當今聖上為她所建立的小屋之中。

  「今日非公定的狩獵之時,皇上怎麼會臨時前來?」
  「朕沒事,就不能來看看妳嗎?難道還需要事先獲得妳同意嗎?」
  「臣妾並無這個意思,只是這裡離都城距離甚遠、路途顛簸,皇上您若是來了、怕是要委屈您在這簡陋居所中留宿一夜了。」

  誰能想到萬人之上的當今聖皇——鍾離禦梧此時卻是坐在床沿握著臥病在床、無力起身的古桐纖弱的手掌,眼神溫柔充滿無限愛意。

  「留宿就留宿吧!朕今夜就希望能在這看著妳入眠。」

  憶遙去,兩人初遇之時是於古桐兩年前瞞著家人私自下山巡遊的日子,當時還未染病的古桐與現時的病懨之樣完全無法搭上邊,全身散發著花樣年華特有的青春與活力,就是這樣使得鍾離禦梧深深地迷戀於其,且不顧一切反對地將她納於後宮之中,只待良辰吉時便可與她成親,讓她成為自己一人的皇后。

  但於古桐入宮以後兩個月就遭人在碗中下毒,希望能藉此以殺害古桐,雖然所幸最後救回古桐一命卻使她身體孱弱、再也無法下床行走。

  「枝兒,與朕成親吧!朕定會好好保護妳,不讓妳再受朝廷險惡之事波及且尋遍天下良醫,直到找到能真正醫治好妳的大夫,到時、我們再一起出遊,不管妳想要再去一次楊林或者回麓櫻村再見雙親我陪妳、都跟妳永遠在一起,我不會、也不想跟妳分開了。」

  鍾離禦梧握緊了古桐的手,古桐內心深知眼前這個人比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愛她,只要她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不論是什麼,他都會像拚了命般地替她拿到手。

  「皇上英明,請恕臣妾無法答應。」

  古桐微微垂下眼,她心中的委屈、心中的難受早已淹沒了整座都城,可卻是無法與對方一一道盡的。

  「為什麼、枝兒,為什麼妳總要拒絕我?」
  「若臣妾今日只剩一季之命,皇上能否保證您會背著臣妾,走遍天下只為醫治臣妾?」古桐抬眼看著鍾離禦梧,眼裡只剩堅定。
  「……朕無法保證。」
  「這就明了,不是嗎?皇上您為江山社稷之主,如今臣妾體漸衰、氣漸弱,甚至連生子育之如此簡單之事都無法做到,臣妾怎麼能成為皇后、成為母儀天下之表?別說這天下外邊的所有人都不諒解臣妾,甚至就連臣妾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所以——請恕臣妾拒絕吧!」
  「枝兒……」
  「皇上,臣妾遠超乎您所想的愛您,用盡一切、傾盡所有地愛您,愛您極深,不惜拋下唯育有我一女的雙親、將他們落在麓櫻孤獨終生,甚至就連皇宮之中有人希望臣妾離開這個您的身邊、那座皇宮,甚至希望臣妾離開這個不允許臣妾所在的世界。」

  說著說著,古桐的眼淚不禁滑落臉龐,鍾離禦梧伸出手想替她抹去卻被輕輕地閃過。

  「即使是這樣,臣妾都忍下來了,聽到皇上說想要迎娶臣妾、想讓臣妾成為皇后,臣妾實在是非常開心,可臣妾更必須為了您辛苦拼下的江山社稷著想,不得有任何的一己之私參雜於其中。」

  「枝兒,朕……」
  「皇上,放棄臣妾吧!去廣納後宮,找尋一個真正能夠帶領後宮並能成為母儀天下之表、讓人信服也甘願臣服的皇后,算是臣妾拜託您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翌日梧起,古桐枯消,只留一信。

  『小梧,這世就當作是枝兒負你了,我愛你,我遠比這世上任何一個陌生人都還要愛你、景仰你。
   可我深及至骨也只是區區一個女人,我會怨、我會恨,甚至妒忌於這世上任何一個人,
   我恨我不能為你生子教育,即使這是多麼微小、簡單、普通的願望。
   我恨我沒有一個完好的資格留於你身邊、獨佔你一人,還必須與這天下其他的女人分享你而口不能言。
   我怨為什麼你非要成皇,這樣一來,便會顯得我渺小,存在於這世上的每一個人都在看我是如何的拖累你、使你困擾、帶給你壓力。
   我一步步地在成為你的累贅、也一步步地在逝去不復返之韶華。
   小梧、我此生再怨,
   今世,我早已無法與你再度踏入我們相遇之楊林。』

  在十六年後的秋冬交會之日,一女於南方山下的洛森中衰逝,如今沉眠於此生摯愛的楊林之中一處無人踏尋、極為安靜的土壤之中。

  旁立一碑,碑上刻著:

  此世,梧再無根。

-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