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十七歲那年、第一次被檢查出了我患有罕見疾病。

  聽著醫生無情的宣佈、家人們崩潰地嘶吼,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到了自己的內心十分平靜。

  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了嗎?
  意外地能接受自己以為不能接受的事情呢!

  四千分之一的機會,是我得到了。

  母親抓著父親崩潰大喊:「要是早點發現說不定就有救了啊!」
  如果早點發現的話,真的就會有救了嗎?

  我緩緩閉上眼眸,
  一切的一切、都忽然覺得離我好遠。

  有時候我走在路上其實有想過下一秒我會因為被車撞飛而造成交通堵塞,每個人都在咒罵我,我的血流了滿地然後會殘留在柏油路上,最終被清理得一乾二淨,誰都不會記得那裏曾發生過意外,消失在時間的流逝之中;也想過哪天會不會被捲入了不知名人物的街頭械鬥,被誰當成了擋箭牌,就這樣慘死在路上,讓人惋惜卻又覺得「幸好不是我呢!」;更想過會不會一回家發現家人都被一個陌生人殺死,自己則是最後一個被殺的。

  結果是:都沒有。

  事實則是他罹患了一種特殊疾病——色素性視網膜退化症。

  這算是一種很可怕的疾病吧?起初只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近視加深或者是缺乏維生素A而瘋狂吃起了自己討厭的胡蘿蔔,到最後發現自己的視力在晚上完全喪失,而在白天下也只能擁有隧道視力,最終會導致完全失明。


  「隧道視力?」
  「簡單來說,弓箭射擊的標靶不是一個大圓嗎?我只能看得到中間紅色的點,而周圍全是黑暗的。」

  他看向眼前父母為自己請的一名實習照護,據說是位成績優異的大學生。

  「這樣啊……抱歉,我很笨,我說不出什麼好話來安慰你……」那人像是突然驚覺自己的失言,趕緊低下頭道歉。

  為甚麼要道歉呢?我並沒有難過呀!

  「我並不覺得這是壞事,所以你也不用道歉。」他微微勾起嘴角,將頭正向遠方,視線卻無法聚焦於其中。

  「咦?」

  「起初我以為我會就這樣忙碌地、照著父母親的期望走下去,例如說考上好的大學然後成功地畢業,出國拼個好成績後風光歸來,如果順便再帶個在他們眼中能視為優異的女性就更好了。
  「可如今現在的我已經趨近於失明,父母對我失去期待、甚至更多的是失望也說不定;更何況沒有一個企業會想收留一個盲人,更沒有人會想要跟一個盲人結為連理。

  「但是,我很自由。」

  他看向眼前因自己的話語而睜大眼睛的人,淺淺一笑。

  「因為我再也不用背負誰的期許,雖然很孤獨,但也很自由。」

_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兮 的頭像
歸兮

桎梏

歸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